找到老大家人所在的位置就是王珂此行的目的。

他看了王动一眼。

王珂犹豫很久还是没有说出他要寻找的人的身份。

这种事其实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知道的人多了就容易暴露,暴露还是其次,就怕有人借题发挥。

王珂没有说话,他看着一路沉思。

王动也不敢打扰王珂。

他就跟在王珂身后两个身位。

冥冥中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这绝对是被王珂重视的人,如果这件事能够办好,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进入悬赏楼工作。

后半辈子基本上就不愁了。

但王动也不傻,他知道这种事自己是不能先开口的。

有时候越是推销自己就越是容易给别人造成一种坏印象。

真正能够将这件事办好实际上还是要看布置任务的人本身是否愿意将任务交给她。

一路无话。

一行人到了万湖市城外。

在山水诗的郊区通往城外森林的各个要道路口能够看见很多人进进出出。

而在万湖市这里却是看不到这种景象,只是在路口处有不少人坐在那里张望,有些人还搬来一个小板凳在那里嗑瓜子吹牛聊天。

王珂也是理解,他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目前万湖市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城外森林的情况,就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住的这栋楼外面的景色突然大变,变成了一片阴森诡异的森林,无论是谁都不会贸然进入太深处。

“有人出来了!”

“有好多人。”

这个路口住的人都看见了王动等人,嗑瓜子的人不磕了。

他拿起身下的绿色塑胶小板凳站起来。

这群人带着惊疑和怀疑的眼神观望王珂他们。

仿佛是在怀疑这些从森林里出来的人是人还是鬼。

“老乡。”王珂笑着挥挥手,与这些人打招呼。

他还从兜里拿出了一包烟,想要给这些人递烟。

但这些人的眼神还是包含着警惕。

山水市和万湖市相邻,两个城市的口音几乎相差无几。

听着熟悉的口音,这些人警惕放松了一些,有个穿着深蓝色单衬衫戴着灰色小帽子的老头喊道:“你们进来,能进来不。”

王珂看向王动,他怀疑是王动之前得罪过这些人。

王动赶紧说道:“我不认识他们,我之前到的不是这条街,应该是有其他山水市的人来过这里。”

王珂他们自然是进不去。

“进不来?你们果然是和那个王八蛋是一伙的。”老头见他们进不来,顿时破口大骂。

见王珂他们迟迟不进来,站在街口的这些人胆子顿时大了许多,其中一小部分人张口谩骂。

王珂在破骂声中也大概弄清楚了一部分事情经过,不过脸色却是有些阴沉。

昨天晚上曾有山水市的探险者发现了万湖市,恰巧当时这条街上有一行人出了森林在森林里探索,然后那名探险者起了歹心,万湖市的这些人只有初始赠送的普通一星召唤兽,在已经降临了一个多月的资深者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召唤兽被杀,人也被杀了不少。

还被威胁用人质的生命威胁回家拿食物过来。

最后这个探索者拿到了食物后扬长而去。

只要不是太胆小和太蠢,能够存活一个多月的资深者基本上都有最低三只普通二星的召唤兽,而像这种敢深入四十几公里深处的恐怕有稀有召唤兽也不意外。

普通人又没有枪,光凭勇气和家里的菜刀很难威胁到这种暴徒。

“还我女儿命来,你们这些杀人犯!”其中一个老太哭喊。

倒在地上嚎啕大哭。

王珂心底暗骂那个起歹心的探险者。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那名探险者应该是行凶后可能还想进入万湖市,结果被这些人发现他们无法进入万湖市。

迁怒之下干脆就被把新来的王珂他们当成那人的同伙了。

平白无故被人骂,贺明有些愤怒。

王珂制止了他,现在得罪这些人没有什么好处。

也没有必要。

“走。”

万湖市这么大,王珂就不信了,这么大的万湖市还找不到几个可以交易的地方。

消息应该传得没有那么快,换一个地方再找人交易也是一样的。

一行人重新匿入森林,隔着万湖市的城市边缘绕了一大圈。

最终在距离刚才有七八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另外一批人。

这里原来是一条街道。

街道后面就是一个仓库。

上面写着急速物流。

在急速物流这里可以看见不少人正在忙碌的拆开快递,地上到处散落的都是快递盒子。

许多人拿了快递就往外面跑,这里的人数不少。

只有几个穿着这里员工制服的人无力的想要阻止其他人的行为,可没人听他们的劝阻。

不过这些人基本上都在拿快递东西,基本上没人理会王珂。

就算看见了也只是扫一眼就重新低头。

员工制服的人看见了呼喊的王珂他们。

也许是王珂他们没有加入哄抢队伍让他们有些好感。

戴着头盔的员工拖着疲惫的眼神走过来。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

王珂指着一旁的那辆黄色的快递面包车问道:“这辆车还可以开吗。”

快递站员工眼底露出一丝疑惑,“然可以。”

“是这样的,我家人就在阳光花园,我想请你帮忙寻找一下我的家人,我会给您报酬的,一只稀有级的魔物怎么样。”王珂很礼貌的说道。

现在有求于人,他当然不会很傻逼的一幅高高在上的态度。

现在他是有求于人,所以姿态放的很低。

“我们还在上班,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我们也不能擅自离岗啊。”快递员工很为难的说道。

“......”王珂震惊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严守岗位?

他是真的服了,虽然很钦佩这种人,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精神才让王珂选择他们帮忙吧,因为这是有原则的人。

“可是现在市里面公交都停运了,走路回家太远了,麻烦你帮帮忙吧,而且现在城市都已经穿越了,上班也没有意义呀。”王珂请求道。

“什么城市穿越了,这明明是灵气复苏,不要以为我没看过小说。”其中一位快递员工说道。

“???”

王动却是神色一动,他从兜里拿出钱包,里面装着厚厚的一叠红鲤鱼。

估摸着少说也有七八千。

他拿出折叠钱递给几名快递小哥。

“兄弟们,帮个忙吧,这是一点谢礼。”

快递站的员工眼睛都直了。

左边一位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接过这些钱,“那多不好意思啊。”

王珂嘴角抽搐。

感情一只稀有级魔物还没有这一叠废纸值钱?

也是他想多了,现在刚穿越,万湖市的人可能还不明白一只稀有级召唤兽的价值。

现在万湖市的货币体系暂时还没有完全崩塌。

红鲤鱼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

“阳光花园是吧,好像离这里不是很远。”左边一名快递站黄马甲员工说道。

“阳光花园我知道,就在我家住的地方附近,公园那里。”

“哦哦,我知道了,开车过去也就二十几分钟吧。”

几名员工商量好,最后决定派出一名员工开车去接人。

“阳光花园几单元几零几?”

王珂尬笑,陈老大好像没有说是几零几啊。

“不知道。”

这下轮到员工们怀疑了,他们惊异不定的上下打量王珂。

“你不会要做什么坏事吧,这钱我不要了。”

“诶诶,是真的,不骗人,你们到了就说是陈一鸣和陈惊让我们来找他们的,到时候两位老人听见了肯定会过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

“王珂啊。”

“那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王珂要吐血了,这年头的人警惕心怎么这么强啊,我要是能进来我还找你们帮忙?我自己就直接飞过去了。

“你要是不去,我们到时候可就是帮凶了。”

王珂最后又是求爷爷告奶奶。

最终是贺明他们立了功。

贺明这些从孤儿院出来的悬赏楼员工里有一人平时喜欢搜集红鲤鱼。

可能是某种强烈的执念。

哪怕现在红鲤鱼变成了废纸,他也喜欢这种好看的纸。

他随身携带者五千多的红鲤鱼钞票。

据说在他现在住的房间里还有更多,只是因为携带多了膈身子。

又是五千多的红鲤鱼到手。

加起来就是一万多了。

几名员工里还是有人不愿意为了一点钱做这种事,但也有人心动。

“我去吧。”说话的是小磊子。

他对象家要八万的彩礼和一套房首付。

对高中毕业而且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他来说这无异于一座大山。

于是他平时白天在快递站上班,晚上兼职送几个小时外卖。

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中午再午睡一会儿。虽然很辛苦,但每次提到他对象的时候他都是满脸幸福。

“你真要去?”

小磊子点头,“我去吧,张哥,牟哥,这四千你们一人分两千,你们就在快递站等我就行,我一个人。”

张哥牟哥贪这笔钱,但又担心有问题所以一直犹豫。

现在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就能拿两千,两人自然是心安理得的收起来。反正真出了什么事风险也都是由小磊子一人承担。

“行你去吧,如果主管来检查我们就说你去送快递了。”

“阳光花园是一个老小区,你到时候多问两家应该就能知道他们家在哪里。”王珂再三说道。

小磊点头表示明白,顿了一下,小磊说道:“如果我到了他们不愿意过来那我就没办法了,我只能去传个话顺便送个路,我不干强迫别人的勾当,那是犯法的。”

得到王珂他们的承诺后,小磊开着车驶向市中心。

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阳光花园,因为公路上的车辆比平时少更多,

所以路况不错。

到了阳光花园。

小磊从车上下来,阳光花园小区不是很大。

这是超过了十五年以上的老小区。

门口的大铁门都已经生锈。

保安室也已经废置。

进入小区里的公路坑坑洼洼的,不时可以听见小孩子哭闹叫喊的声音,还有大人的责骂声。

小磊进入小区里却是犯了难,这小区有好几栋楼,虽然楼层都不是很高,只有七八层,但怎么问呢......

沿途走过来一个大妈,小磊走过去询问知不知道陈一鸣家住哪里。

“不清楚。”大妈摇头。

之后又问了几名小区里的路人,都说不清楚。

就在小磊有些绝望的时候,其中一名老大爷突然说道:“你说的是有两个小娃儿的陈家吧。”

“对对对。”

“具体几零几我不清楚,反正我知道是在最里面那栋楼住,你去那边问一下他们应该清楚,不过你在楼下喊他们名字就可以了,反正只要在家基本上都能听见。”

“谢谢啊。”

......

正牵着一条牵引绳带着森林狼从六楼下楼的陈父刚出单元门就听见一个小伙子在楼下喊儿子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驻足停在原地看着小磊。

小磊喊了好几声都没人答应,他仰着脖子往上面看,感觉脑袋有些酸。

低下头就看见一个牵着狗的中年男人正望着自己。

“大爷你认识陈一鸣吗。”小磊问陈父。

陈父疑惑,“你是他同学?”

“您认识陈一鸣啊?”听陈父这语气应该是认识了,既然找到了就好办了,小磊松了口气,感觉这任务还是挺简单的。

“我是他爹。”陈父说道。

“噢..爹你好,不对,陈叔叔你好。”小磊拍了一下自己脑袋,说岔了。

“我受人之托来找你们的。”

“谁找我们。”陈父皱眉。

森林狼感知到主人的情绪,尾巴夹紧,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是两个男的,他们说是陈一鸣和陈惊让他们来找人的,不过他们好像不是陈一鸣陈惊笨人。”

“你说啥!”陈父声音提高八度。

“嗷~”森林狼发出瘆人的低吼声。

“你给我闭嘴。”陈父一巴掌拍在森林狼脑袋上。

“嗷呜~”森林狼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无辜的回头望着主人。

“你等等,我马上下来,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回兴那边呢。”

“回兴?都快出城了都。”陈父说道:“小兄弟稍等啊,我上去就下来。”

陈父上楼后向陈母说起楼下小磊告知他的事。

陈母猛地站起来,急匆匆的就要下楼。

“诶诶,不准备下就直接过去吗。”陈父说道。

“准备什么,一般人谁知道我们儿子名字,肯定是我儿子在找我们。”

陈父看着深信不疑的陈母,他小声说道:“但万一......”

“没有万一!管好你那乌鸦嘴。”

现在是八月天,不需要准备什么,穿好鞋子老两口就直接下楼了。

然后乘着阳光花园门口的面包车离开阳光花园小区。

只有寥寥数人可能知道有人来找过陈一鸣父母,这件事也没有在小区里掀起什么波澜。

没有人在意,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些。

从面包车上下来,陈父和陈母看着快递仓库里还在哄抢快递的人,他们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

事实上也是关心则乱。

在车上的时候陈母略微反应过来一点,但想想他们老两口也没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

没钱没存款,家里也没值钱的东西。

看见快递仓库这里这么多人,两人心底稍安不少。

人有不少。

王珂目不转睛的盯着从面包车上下来的陈父陈母。

陈一鸣和陈惊的面相与陈父陈母还是比较相似的。

陈一鸣偏向于陈母,五官比较柔和一些,而且面相比较嫩,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

而陈惊则偏向于陈父,五官更硬朗,不少亲戚都说陈惊长得很像年轻时候的陈父。

王珂心底一稳,找到人了。

心底一块大石也稳稳落地。

“您好,您们就是陈大......陈一鸣和陈惊的父母吧。”王珂赔笑道。

陈父常年在企业上班,见了很多人,他能看出眼前这青年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讨好。

似乎是在怕什么。

陈父念头转动,难道是因为那两个小子?

可是为什么没有在这些人里看见他们。

难道......难道他们成烈士了!?

陈父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他心底咯噔一下。

“我们就是陈一鸣和陈惊的父母。”陈父陈母说道。

王动悄悄在一旁观看,姓陈......

姓陈的有哪位大佬。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王珂的父母呢。

对了,好像听说养殖场里的那一位就姓陈!

王动突然想通关键。这一瞬间,仿佛一道霹雳于他脑海炸响。

卧槽!

原来是那位大佬的亲生父母,难怪王珂这么紧张这么小心。

这真是两位神仙爹妈啊,绝对不能磕着碰着的!

王动剧烈咳嗽着。

“我们是来接您们去我们那边的,现在万湖市这里不安全,山水市要安全一些。”王珂说道。

小磊子听见山水市后先是愣了两秒,随后反应过来,一个多月前被天坑吞噬的隔壁市!?

他惊悚的望着王珂他们,就仿佛在看一群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一样。

“我儿子还活着吗。”陈父说道。

“...”王珂先是诧异,随后苦笑,大爷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您儿子绝对还活着,两个都活着,而且他们可牛逼了,您去了就知道了。”王珂自嘲道:“说出来您老可能不信,我现在就是在替您儿子打工呢。”

话是这么说,但王珂语气里却是有一丝骄傲。

哪怕就算是打工的,现在山水市里其它大势力的首领谁见了不称呼自己一声王兄弟。

这都是陈一鸣给他们带来的。

如果没有了陈一鸣,现在的一切都是空中阁楼,瞬间就会崩塌。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陈一鸣的父母如此小心翼翼。

牛逼不牛逼陈父陈母其实没有太过于在意,他们只是听见自己儿子还活着,这就够了。

他们心底也稍安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