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上帝皇侠的我在美漫当司机正文卷第一一四章:李察愉快地与威克先生达成共识电车上一阵惊叫,李察朝惊慌的乘客们打了个招呼,就把大家伙拽出了车厢。

夜色给他打了掩护,只有少数人发觉一身铠甲的李察和他手里拎着的大狮子,还来不及拍照什么的,李察就化作风一般的男子消失,和他一同消失的当然还有那头狮子。

某个楼顶,李察把大狮子扔上去好好地瞅了瞅。

就是普通的狮子啊,怎么这么凶,竟然吃人?

这家伙身上的恶业已经比酒店的初级杀手还多了!

“难道你才是异能兽?”李察冷冷一笑,一拳打爆了这头狮子,然后一扭腰带,手中风鹰剑预备起来。

但是等了半天,大狮子的尸首也没有尸变,李察收起风鹰剑,飞身离开,前往下一座城市——罗马。

那里是距离鹿特丹最近的一座酒店所在地,李察的下一个目标。

一栋古朴的建筑前,李察看着眼前的巨大铁门,嘴角一勾。

这里,就是罗马的大陆酒店了。

清了这里,之前救人的业力就能全部涨回来还能有富余。

自从业力再次过了五万收入开始打一折后,酒店这样的地方,已经是他不可多得的刷业力宝地了,虽然一个杀手干掉了也就十几二十几顶多五六十业力,但这真的已经相当多了——在他碰不到异能兽这种业力大户之前,基本上就是最高的。

“狗币系统……”李察心头嘀咕一声,就要进去大开杀戒,突然扭头一看,看到了一张非常面熟的脸。

乔纳森·威克!

威克看到李察也相当震惊。

“你……你怎么在这?”

两人异口同声地问起。

李察眉头一挑,“你车又被偷了?”

威克:“……”

威克一脸苦笑。

面对李察,他忍不住冲动,就想要倾诉一番。

不过想到此刻应该有人监视他,便朝李察打了个眼色。虽然清楚李察肯定不怕这些,但李察有恩于他,他不能不提示。

李察愣了愣。威克这挤眉弄眼的干啥呢?

片刻之后他才领悟,感知扫开,远处一座建筑顶端,一个西装短发女人自动红边标记。

这个家伙,就是监视威克的家伙了吧?

恶业这么多,这是杀了多少人?

拜拜吧。

李察念头一动,远处的女人心脏和大脑齐齐被绞得粉碎,倒地不起。

【击杀卡莫拉家族长子圣帝诺·安东尼奥的亲信,业力 49】

“我刚刚杀了一个叫圣帝诺·安东尼奥的家伙的亲信,这家伙,就是你来罗马的原因吧?”

威克愣了愣,随即点头。

“找个地方聊聊?”

威克点点头。

一间咖啡厅里,李察听着威克的自述,越听越兴奋。

这就是艾迪口中大陆酒店的传奇杀手的过往吗?

“你原来,不叫夜魔?”

威克点点头。

夜魔是他同期的一位杀手,因为某种原因,他不得不杀掉夜魔,然后取而代之。

之后他遇到了海伦,想要脱离杀手世界,不得不接受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去刺杀高台桌之下的一位审裁员。

审裁员是高台桌的传声筒,是酒店事务的裁决者,权利虽然不如高台桌的十二长老,但也不可小觑。

所以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威克用尽全力,杀了那位审裁员,但问题是他暴露了,导致了这场刺杀没有了意义——只是杀人的话,火箭筒就够了——威克必须要悄无声息地干掉那位审裁员才行。

眼看着审裁员的手下们就要将他包围,一位救星出现,正是卡莫拉家族的长子,高台桌十二席位未来继承人之一的圣帝诺·安东尼奥。

威克为了完成任务,只得拿出血契,和圣帝诺签下契约。

之后圣帝诺为了威克做了个伪证,声称威克当时不在审裁员的庄园,真正杀死审裁员的是一个叫Zero的杀手。

这就是威克从杀手一行退休的原本经过了。

而血契是不可违背的,圣帝诺找到了他,要求他履行血契,杀掉他即将继位高台桌席位的姐姐——作为意大利最大的黑兽党家族,他当然不可能违背家族规矩去杀害自己的亲人。

而且作为世界知名的黑bang,卡莫拉的势力庞大到难以想象,哪怕圣帝诺掌握其中一半的力量,属于他姐姐的另一半力量也不是他能对抗的。

所以,他需要一个家族之外的顶尖高手帮他这个忙,威克理所当然地被找上门。

威克当然是不想履行血契,但送走圣帝诺,转头自家房子就被炸了,还好他新抱来的狗没死。

但仇到底还是结下了,威克要杀了圣帝诺!

可在这之前,他需要先完成血契的内容,否则就会违背大陆酒店的规则——拒绝执行血契,死!杀了血契持有人,死!逃走,死!

但只要完成血契,解除契约关系,那么威克想对圣帝诺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所以,你要来这里杀那位马上加冕的姐姐,吉安娜·安东尼奥?”

威克眨么眨么眼睛,点点头,动作似乎有些沉重。

李察突然拍了拍威克的肩膀,“你已经退出了杀手界,一生也没有杀过无辜之人,所以就不要再造杀孽了,回家继续遛狗吧,这边的事情交给我。”

威克定定地看着李察,“你打算……执行血契?”

“你这么想也行。”李察随手一招,威克给他的血契出现在手心,翻开盖子,拇指在刺针上一按,随即按在了空白的另一侧。

血指印按上,李察便把血契扔给威克。

“虽然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约束力,但对你不同,别忘了,这是你的承诺,现在……我需要你兑现承诺。”李察喝了口咖啡。

“你准备怎么做?”威克握紧血契,忍不住问,“穿上你的那个铠甲?杀进去?”

“不然咧?”李察耸肩。

威克沉默了。

现在两份血契主人要求自己执行血契,血契内容完全相悖,这特么的……听谁的?

威克想了半天,决定听李察的。

毕竟李察……他完完全全惹不起,而且李察有恩于他。

乔纳森·威克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我能提一个请求吗?”威克沉默片刻,开口。

“杀掉圣帝诺?”李察放下咖啡杯。

威克一愣,“你怎么知道?”

“放心把,不止圣帝诺,整个卡莫拉家族,我都不会放过。”李察眼中,闪过一抹狂热,眼球上似乎闪过一串一串的 20、 30、 40的数字,嘴角也不由得翘起一抹渗人的笑。

威克打了个寒颤。

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被一个人吓得打寒颤!

“吉安娜,祝你好运吧……”威克脑海中闪过吉安娜的身影,闭上了眼睛,下一刻猛然睁开,又恢复了那个硬汉的样子。

海伦曾是他的一切,现在海伦走了,他只想和那条狗静静地过完下半生,这就是他所有的追求了。其他的,不重要。

威克朝着李察点点头,道谢一声起身离开。

李察相信威克不会食言,所以接下来就是……

收泰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