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装的B,跪着也得继续装下去!

李察谢绝了古一的传送,寄几走出卡玛泰姬。

跨出卡玛泰姬的瞬间,李察看着周围一片群山,还有远处山脚下的城镇,脸颊抽了抽。

要不还是让古一帮个忙?

李察稍一动摇,就打消了念头。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跟何况对一个女人?

不就是在尼泊尔吗,大不了坐飞机!

……话说机场在哪儿?

李察现在无比期望可以解锁炎龙驹,这样他完全可以骑着飞回去。不过这个不现实,摆在眼前的是另一条出路。

利用技能!

铠甲勇士可是都能飞的,风鹰更是号称明界最能飞的铠甲。

自己作为新一代的炎龙,不说比过风鹰,也不能落得太远啊。飞肯定是能飞的,但问题是怎么飞?

李察琢磨了半天,各种蹦跳,但就是飞不起来,甚至连滞空的感觉都没有。

那就只剩下另一个技能了,瞬间移动!

这是空间移动之法。

既然可以移动十几米,几十米,那么上万公里理论上也是可以做到的嘛。

但是这能耗……估计和施展禅定印差不多吧,绝壁抽干他!

李察顿时羡慕起卡玛泰姬的法师们。

这些家伙的秘法能量也就是法力,完全是从其他维度借来的,施展秘法之门基本上消耗不大,最大的消耗也不过是烧脑细胞,不像他烧的是体力、意能。

当然两者各有优缺,李察也只是想想。

“我能不能施展秘法之门?”李察回想着莫度方才讲的秘法之门秘诀,和他进行瞬移时几乎完全一样,便闭上眼睛想象着戴维的家,一边在身前画圆。

但半晌过去,身前毛都没有。

“要不借道祖国?”

李察最终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漫威。

“结果到最后,还是飞回去最靠谱吗?”李察决定在这里练一练飞行,正好是山区没人,他可以尽情地撒欢。反正斯凯阿呆她们在戴维的家,还有雷在,不可能出事。

李察肆意地蹦跳,但就是没掌握如何飞行。

又一次窜上天,李察目光远眺,周围尽是云海缭绕,群山遍野,这种场景,绝对是人间美景,除了他想来不会有人能看到。

视线中,一个建筑引起李察注意。

不是卡玛泰姬那片建筑群,而是一个……小寺庙?

落地的李察顿时来了兴趣,朝那边跳过去。

寺庙里,此刻气氛紧张。

一帮雇佣兵持枪包围了寺庙,枪口对准了一帮红衣的僧人。领头的家伙一看头型就是个大反派,此刻展开双臂,露出专属于反派的虚伪笑容。“我的僧人兄弟们,未免血溅满地,把卷轴交出来怎么样?”

“做梦!卷轴绝不会交给你这样的人!”一帮僧人手拉着手围成人墙,堵在寺庙门口,似乎在护着什么,面对枪口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领头的笑容渐渐消失。

“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一帮雇佣兵毫不犹豫地抠扳机开火,然而一阵哒哒哒声音过后,一帮雇佣兵们目瞪口呆。

那些僧人们毫发无伤。

在他们身前,一个红色铠甲的家伙蓝色护目镜上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就见那家伙摊开双手,数十变形的子弹雨点般洒落在地,一阵噼里啪啦。

“面对一帮手无寸铁之人,你们还真下的去手啊。”李察嘲讽着,忽然猛地跺脚。

十几道火焰龙卷冲天而起,将雇佣兵们定点笼罩。一帮雇佣兵们在烈火中疯狂地挣扎着,却无法挣脱火焰龙卷,片刻就化作一具具焦炭。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李察熄了火,看向那个领头的。

领头的张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就被火焰吞噬。

“不想说那就拜拜了。”李察拍拍手,转身面向僧人们,结果僧人们齐齐后退一步。

寺庙门口,一个短发僧人手里握着个什么东西正好走出来,看到李察还有一地的焦尸,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从山崖一跃而下。

李察:“……”

好吧,被当坏人就被当坏人吧,李察没啥郁闷的,因为又有好东西解锁了!

【保护崇真寺僧人,消灭邪恶雇佣兵,业力 999】

【业力达到20000,系统空间解锁】

李察兴奋得纵身一跃,翻到另一片山头,留下一帮懵逼的僧人。

念头一动,李察便感受到一片奇异的空间。

空间似乎有无限大,李察意识在其中畅游半天也没摸到边际。

不过两万的业力开出来的系统空间,如果像小说里那样只有几个立方也太寒酸了。

李察尝试把东西放进系统空间,可身上除了希尔给的那个手机也没其他东西了。

念头一动,手机消失,直接进了系统空间,念头再动,拿出来。

进进出出进进出出,李察玩得不亦乐乎,只是业力再次清零,下次解锁,不知道会是多少。

两万五?三万?五万?

某基地,希尔找到发际线很高的男人。“科尔森,手机我交给他了。”

“是吗,太好了。”科尔森笑着拿出自己的手机,一通捣鼓,屏幕上顿时出现一个定位界面。科尔森按下按钮,笑着等待。

“我还以为你相信他呢,结果还是装了定位器。”希尔虚着眼瞧科尔森。

“事关084,我再相信他也不能冒险。”科尔森看了眼希尔,“再说我只是想知道他的位置,找个机会交流一下。”

两人聊了几句,但屏幕上没什么反应。

“你激活定位装置了?”

“当然。”

“所以定位呢?”

“出现了!”科尔森兴奋道,但马上脸色有点不对。“尼泊尔附近?你才刚回来一个小时吧,一个小时他就跑到尼泊尔去了?”

科尔森拿出小本本,“看来他有着非同寻常的移动速度……”

“消失了。”

“什么?”

希尔指着屏幕。

果然,定位消失了,屏幕上只剩地图。

突然,定位红点出现,接着又消失,来来回回。

直到最后,彻底消失,再没有出现。

“你手机坏了吧?”希尔摇摇头,“我还有任务呢,先走了。”

科尔森看着手机,抬头纹十八弯。

我这新买的果子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