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工作必须移交给军事情报调查处接手了,据他观察,这个田立群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能够发现落脚点被盗,尽管丢失了翡翠勾玉和家徽印章这两件极为重要的信物,但仍然能够毫不留恋,第二天就迅速撤离,就可以看出此人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

那么对付有经验的间谍,就必须使用邵文光这样的专业特工,才更稳妥一点。

就像上一次跟踪雪狼的情况一样,如果不是从卫良弼那里调来邵文光这个帮手,那么接下来的跟踪行动,有极大的可能会被雪狼发现。

当时邵文光就曾指出,包括宁志恒在内的几个跟踪人员,因经验欠缺而暴露的种种破绽,让几个人都受益匪浅。

而这一次情况几乎是一样的。发现田立群容易,可是想要如影随形的时刻监控着他,监控一个经过训练的特工,宁志恒觉得还是需要调用邵文光。

赶回到军事情报调查处,来到卫良弼的办公室,可是办公室里没有人。

他没有直接去找到邵文光,邵文光是师兄卫良弼的心腹,想要调用他必须要经过卫良弼的同意。

他只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耐心的等待,半个小时之后,听到隔壁卫良弼办公室的推门声响起。

他赶紧起身出了办公室,来了卫良弼的办公室敲门而入,卫良弼头都没抬就知道是宁志恒进来了,现在也就是宁志恒能如此随意的进入他的办公室。

“找我什么事情?这段时间你不是打拳就是练枪,情报科交来的案子也少了,是不是没有事做了?”卫良弼将手中的公文袋放在桌上,“要不要给你找点儿活干?”

宁志恒看了看桌子上的公文袋,若有所指的说道:“怎么?这是有任务了?”

卫良弼点点头,他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指着公文袋无奈的说道:“这段时间处座下令,对军中的**分子,都要加大清除的力度,要大杀一批。我们行动科负责主要的执行工作,所以我们这段时间工作会很忙。”

宁志恒有些诧异,调查军队中的贪污腐化本来就是军事情报调查处的工作之一,可实际上,军事情报调查处很少管这方面的事情,毕竟国党军队中的贪污腐化已成普遍现象。如果真的追究,那需要抓的人可就太多了,抓不胜抓,杀不胜杀!

军队中各种利益纠葛,关系错综复杂,如果真的这么做,那么就是对军队中的各方势力进行挑战,其后果难以预料,就连常校长都下不了这个决心,处座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还真抓呀!”宁志恒皱着眉头问道,“那得抓多少人呐?军队中这样的人还少吗?这抓的过来吗?”

卫良弼把公文袋拿过来,从中取出一叠子材料,说道:“哪能真抓,无非是清除异己分子罢了!”

宁志恒点点头,他上前一步对卫良弼说道:“师兄,那这项任务我们第三行动队可不可以不参与?”

卫良弼听到宁志恒的话有些诧异,他抬头看了看宁志恒,指着那一叠子材料,奇怪的问道:“不参与?为什么?你不会是真怕得罪人吧?这些都是站错了队伍的,我们不杀,别人也会去杀!你可一向是拿得起放得下,行事狠辣,这一次一定是有原因吧?”

宁志恒把嘴一撇,不屑的说道:“杀人而已,军人手上的枪不就是用来干这个的吗?不过我对这些窝里斗的把戏,没有什么兴趣。”

卫良弼听到这话,就察觉出里面的意思,看了他一眼,是似笑非笑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看你小子这得意的样子,你这是又盯上新的目标啦?”

宁志恒嘿嘿一笑,不无炫耀的说道:“这几天我的外围人员发现了一点线索,经过几天的追查,已经初步确定了一名可疑人员,现在已经处于严密监控的状态。”

卫良弼眼眉一挑,一丝喜悦上了眉梢,竟然又有了新的线索,这一次自己这个小师弟又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又是你的外围人员?志恒,有时候我真是羡慕你呀!手底下有这样一支精干的力量,说说看,需要我做什么?”卫良弼一副极有兴趣的模样,开口说道。

“现在我们虽然监控了目标,可是这个人很警觉,我手底下这些人又都是些杂牌军,所以和上次一样,我打算调邵文光来帮我。

而且我要调用我的第三行动队全力侦破此案,所以清除的任务,师兄你就交给其他二个的行动队吧!”

“没问题,既然是机会找上门来了,当然是不能放过,你放心,我全力支持,清除的任务我会交给其他两个行动队,你的第三行动队全力侦破这件案子,老邵我去安排,现在他除了去督察工作,手里也没有什么重要事。”卫良弼爽快的答应道。

做清除工作怎么能比得上破获间谍大案有吸引力呢?再说前者是例行工作,做好了也没有功劳可言,可后者则不一样,做好了成绩出来了,立功受奖,大家都有好处,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他拿起电话,通知邵文光前来,很快邵文光赶了过来,看到办公室里的宁志恒,笑着打了招呼,然后以请示的目光看向卫良弼。

“叫你来是和上一次一样,志恒手里又有了新的目标,他专门来调用你去协助,你这段时间就全力协助他。

老邵,上一次你表现的不错,这一次要再露个大彩,你这多年的上尉,也该再进一步了。”卫良弼开口说道。

“又有目标了,太好了!我这些日子,天天到下面警察局去瞎转,正闲得无聊呢。”一听到又有案子,邵文光的精神头马上提了起来,上一次跟着宁志恒跟踪雪狼,抓获暗影小组成员,卫良弼在报告上为他说了不少好话,也受到了通报嘉奖,这次如果真的再有成绩,因功晋升校级军官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他当然满口答应。

他又回头看着宁志恒说道:“志恒,你放心,我老邵服从命令听指挥,全听你的!”

宁志恒也高兴的点点头,一切谈妥,他和邵文光出了卫良弼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宁志恒召集石鸿等人,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这段时间大家要约束队员,随时待命,老邵,你带十名队员去负责田立群的监控,一旦有意外发生,那些便衣就不够看了,行动上你临机应变。

我和孙家成带十名队员去调查北华街窃贼被杀案,相信这个时候那边也该有些眉目了。

鸿哥,你和树成在家中值班,办公室必须不能离人,我随时可能打电话需要增援,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齐声答应。

工作安排已定,各人按照自己的分工开始行动,宁志恒和孙家成带着十名队员,一路驱车赶往警察分局,早就接到通知的刘大同在大门口迎接。

为了不引人注意,宁志恒一行人全都是便衣,见到刘大同之后没有多言,直接说道:“现在带我们去看那两个小偷的尸体。”

刘大同赶紧点头应是,把一行人带到了警察分局的停尸房,这里安放着全都是辖区内,发生的命案的受害者尸体!

刘大同叫来值班人员,按照编号拉出两具尸体,已经开始有**的迹象,隐隐散发出一丝呕心的恶臭。

宁志恒和孙家成带上手套,手捂着口鼻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转身出了验尸房。

将手中的手套脱去扔掉,宁志恒对刘大同说道:“把验尸报告拿给我看!”

刘大同赶紧去将验尸报告取了过来。宁志恒仔细看了一遍,开口问道:“尸体多处骨折?致命的伤势是割喉,造成流血过多而亡!”

刘大同回答道:“是的,死者死者皮肤上多处伤口,甚至还有被火烧的痕迹。”

宁志恒一听,点点头:“身上皮肤多处受伤,体内骨骼多处骨折,这些都说明他在死前被人苦苦折磨过,应该是凶手在逼问口供,最后一刀割喉,杀人灭口!”

一旁的孙家成也开口说道:“队长,我摸了摸死者的关节处,骨折的地方都有淤血的痕迹,看上是像是有人用手折断的,凶手是练过武的好手。”

“用手?”宁志恒转头看了看孙家成,“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个人手上功夫了得呀!”

孙家成摇摇头说道:“不是力气大,这是一种关节技,只要力道角度使的好,掰断一个人的关节,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个人一定练过武,练习过这些技巧,这不是单靠力气大就能够完成的!”

宁志恒对这些武术上的知识了解的不多,但是他明白孙家成的意思,这有很大可能是民间的一些所谓的江湖中人干的,这些人多混迹于帮派黑道,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