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支低配版“神奇药剂”忽悠了之后,哈罗德和凯文这帮人把顾松上升到了“时代的支点”这样的位置上来。

从某种程度来说,当然是这样的。

只不过问题在于,这个支点是不是给他们用的而已。

现在,“时代的支点”顾松,正在帮着华国打造狼牙大棒。

拳头和钱袋,两边都有顾松在出力。

能赚钱的产业方面,自是不用说。

在秀肌的拳头方面,顾松依赖症开始在南郊营地蔓延了。

没有谁能忍受那样的惑,非得自己钻研出问题的思路、展示自己的能力,而不去问问顾松有什么想法。

毕竟早点把项目搞出来,才是大家最主要的目标。

他们是工程师,不是理论研究学者,需要那么关注学术地位。

负责计算机辅助设计程序研发的高诚,已经深深地迷上了研究人工智能,尤其是它在防务装备研发领域的应用带来的快感。

现在,还多了一个新玩具。

他知道顾松在南郊营地一个守备森严的小楼里忙活了两个星期的东西是什么之后,整个人都要爆发了,恨不得不顾规定,亲自进去摸摸看。

原本,他也是不够权限知道的。

但架不住顾松刚好在参与他们的项目,而且总是有别的事也需要忙,不可能像他一样,长期呆在南郊营地。

因此高诚知道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是集齐了神器的男人,左手人工智能,右手量子计算机。

谁能一战?

当然,这种绪只沸腾于他的内心之中。

在表面上,高诚仍然是过去那个专注的研究员。

现在,专注的研究员高诚就在听着大佬们讨论问题,然后紧张地做着笔记。

除了纪总工程师和顾总,还有新调入项目组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和材料学家。

他需要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就算听不懂的,也要记录下来回去研究清楚。

只有这样,回头再进行测试的时候,他这边负责的计算机程序才能跟得上。

高诚心里并不太担忧,因为顾总说,如果有些什么问题,可以通过邮件发给他。高诚这样试了两回之后,就患上了“顾松依赖症”。

这没办法,谁让自己本就只是计算机软件工程领域的研究员。

只有顾总,除了自己牛bī),还有一大堆的研究员跟他混,很多学科的问题都能搞定。

现在这次的会议很关键。

从7月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项目的进度宛如坐上了火箭。

现在要讨论的,是要不要再进行更细致全面的研究,再确定样机的生产。

一次涉及到两个装备,讨论的时间拉得很长。

高诚就听顾总说道:“在人工智能模拟程序的不断运行中,在量子计算机恐怖的算力支撑下,模拟测试阶段进行的次数超过过去想象。诸位难道对测试数据有什么怀疑吗?”

“这不是怀疑数据。”有人说完这句,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心里不踏实,进展太快了。这毕竟不是小事,那么多钱花下去,全力以赴地把样机生产出来,还要花不少时间。在方案阶段,多花一点时间,是必要的。”

顾总无奈地看着纪总工程师:“您怎么看?”

纪总工程师其实是在算着时间。

他当然想要在大阅之前能有实质突破,至少磨出一柄剑。

只不过现在如果确实确定了要开始上实物,那就是论亿为单位,要开始花钱了。

这个责任是不小的,决心是很难下的。

顾松看着他,他也看着顾松。

顾松的表里满不在乎。

纪总工程师翻了个白眼,想起来他最不差钱。听说,原来那个烛龙火箭,就是用的什么迭代研发,甭管成熟不成熟,先造出来测试。

一边进行方案迭代,一边进行实物测试迭代。

实物不能造完整版,各个零件也先造出来迭代。

两个字:砸钱!

当然,也还是在一规范的研发计划里砸钱迭代。

想想看的话,现在这小子的表里,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但彼娘的,一架五代机的造价,几亿啊!

纪总工程师正在纠结,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众人一看,是说晚一点赶过来的贺统领。

大家站起来迎接了一下,贺忙让他们坐下,然后就问现在的况。

听完纪总工程师的汇报,贺只想了一小会,就说道:“既然不是认为现在的设计上有大问题,只是心理感觉,那就不用瞻前顾后。”

纪总工程师有点怯生生地问:“开始造?”

这可不再是全尺寸模型了,也不是之前的第一台全尺寸样机了。

当时做出来的,还远远达不到实飞测试的阶段。

现在,要做的可是全尺寸功能样机了,是要拿这个首飞的。一次,要造至少那么两架吧?

如果试飞成功了,数据也达标,将来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定型的。

贺郑重地点头:“可以开工!”

纪总工程师也抛开了顾虑,说道:“那就再说说超高音速滑翔载具吧。”

南郊营地里,绪进入了非常兴奋的状态。

真有一种磨剑霍霍、嗷嗷待试的感觉……

……

超高音速滑翔载具的研制,就不像五代机一样牵涉到的工业门类庞大无匹了。

定下了下一次测试的时间,就开始进入了秘密的生产节奏。

去年的时候,当时因为发动机的突破,已经测试过了一回。

最终效果,不尽如人意。

从7月到现在,顾松以这种方式加入进来之后,可以说是进行了一次密集的设计改进。

因此,这是一版突破可能很大的改进。

金九银十,2008年已经进入了尾声,防务系统的工业企业们却相当闹了起来。

大家伙在由大家分工合作,小家伙们就由一些“幸运儿”玩了起来。

冯伍当年不知道怎么想的,起了个国者的公司名字,现在干的事,嘿,还真别说,有了内味了。

回到五年前,他是真没想到会和防务工业企业一起合作研发防务无人机和特种机器狗这种玩意。

那时候,国者就是想做做u盘和mp3。

真是如梦如幻。

现如今,他的车子,也是挂着特别通行证,可以经常出入一些机密场所的了。

这种感觉在冯伍心目中,是非常给力的。

顾松这小子……哦不对,顾总还是非常靠谱的。

当初说建议他走这个方向,没想到现在真的有走通它的迹象!

金九银十,冯伍正在筹谋着把公司的架构变更一下,吸纳一笔更大的资金。

要往这个方向走了,财力必须跟上。

不然,哪里养得起那么牛bī)的研发团队,开得出研发经费?

好在,西川救灾中大放异彩的机器狗给他挣了无比大的面子。

燧石集团人人眼馋,但现在顾松可没开什么口子,也只不过在小范围的圈子里传了一下,四大子公司的上市,会提前准备一批股票让国内一些有分量的人认购。

与之相比,国者也不差嘛。

冯伍有自信,凭自己已经打下的基础,凭他和顾松那么熟的关系,国者就是除了燧石集团之外最好的那一批香饽饽了。

金融危机要来了,很多钱都在找出路呢!

冯伍志得意满,走进了天府市郊的一个庄园里,准备去主持自己召集的一个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