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是神药师!

此话从萧凡口中说出来还是十分有震撼力的,哪怕四周的修士已经猜到萧凡是神药师,但听到这话,心中还是依旧震撼无比。

神药师,哪怕苍生神国也就那么几个,而且已经成名数百上千年了,一般人也根本不能见到。

但众人知道,一个神药师,哪怕面见神主,神主也要礼让三分的,足以可见神药师的重要性,这可不是他们能过得罪的。

这也是为何四王子几人没有继续为难萧凡的原因,万一萧凡真是神药师,即便他们身为王子和公主,也不敢轻易得罪。

“你有何办法证明你是神药师?”绿色罗裙女子依旧有些不信,实在是萧凡太年轻了。

他们见过苍生神国的那些神药师,个个都是老怪物,就是用丹药保持血气充盈,也难掩他们眼中的沧桑。

“信不信在你,我有必要向你证明吗?”萧凡也好似来了怒气,皱着眉头扫了那罗裙女子一眼。

之前他从笑天邪口中已经得知,苍生神国的神药师十分稀少,而且每个人都很傲气,哪怕面见王子公主也不给任何颜面。

如果他表现的太低声下气了,对方还就真的怀疑了。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神药师的话,对方又怎么会想相信呢?

更何况,萧凡如今真的已经突破到了神药师境界,只是他很少施展自己的医术和炼丹之术了而已。

果然,对面四大王子和公主见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他们来这里,本来就是想找楚轻狂询问萧凡的踪迹而已,可兜兜转转,却纠结在萧凡是不是神药师的问题上了。

如果萧凡真的是神药师,他又是楚轻狂的朋友,他们也不好轻易得罪楚轻狂了。

“当然,你们要证明也可以。”正当场面陷入沉寂之时,萧凡突然又开口了,他指着那罗裙女子道:“如果你不怕死,尽管过来一试。”

“敢这么跟十公主说话,他这是活的不耐烦了吗?”人群闻言,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惊愕的看着萧凡。

绿色罗裙女子十公主眉头微微一挑,萧凡表现的越强势,她也就越相信萧凡是神药师。

“哼,难道你还敢杀了本公主不成?”十公主冷哼一声,直接朝着萧凡走了过来。

四王子等人也没有阻止,周围还有不少战神境后期以上的强者虎视眈眈,他们谅萧凡也不敢对十公主不利。

一般而言,神药师也就灵魂力量强大一点而已,本身的力量可并不如何。

十公主来到萧凡一丈之外,就这么冰冷的看着萧凡。

萧凡的目光也肆无忌惮的在十公主身上扫荡着,根本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些公主虽然都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磨炼,但身材美貌真的没得挑剔的。

一想到笑苍生连女人的身体都想要夺舍,萧凡就一阵恶寒,这笑苍生灵魂分身为了继续存活下去,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

不过萧凡也不敢小觑这十公主,能够从尸山骨海中爬出来的,其杀伐肯定十分果断的,而且与其他女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萧凡盯着十公主足足有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四周人群都噤若寒蝉,心中不禁暗骂萧凡大胆,竟然敢这么看十公主。

十公主也被萧凡看的浑身发毛,寒声道:“再看,本公主挖了你的眼!”

“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病人而已。”萧凡收回目光,淡淡道,十公主长的虽然不错,但还勾不起萧凡的任何邪意。

“我是病人?战神境会得病,真是天大的笑话?我看你就是一个骗子!”十公主好似抓住了萧凡的尾巴般,一步上前,准备对萧凡动手。

“战神境不会得病,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如果战神境不会得病,那要神药师做什么?”萧凡嗤之以鼻,冷冷一喝。

十公主闻言,不禁止住了身形,美眸闪烁了一下,阴沉着脸看着萧凡。

萧凡好似完全没在乎她的情绪,自言自语道:“你双眼无神,胸口积着一股气,步履之间,神力波动起伏不定,想来你最新修炼功法出了点问题吧。”

听到这话,十公主脸色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但她心中却是惊异无比。

“老十那脸色有些不对劲,难道那小子说对了?”四王子给另外两个人传音道。

“不知道,不过前两天我看她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确实像炼功出了问题,不过这两天,应该调息的差不多了才对。”黑色长裙女子皱了皱眉头。

这时,众人看向萧凡的目光终于有了一些变化,能够一语道出十公主的问题,就足以证明萧凡有些本事。

“就这些吗?”十公主却是冷笑不已,自己这状态,貌似是个有心人就能猜到一些,但是被萧凡说出来,她心中依旧有些不舒服。

“另外,你胸口的那一股气,乃是怨气,怨气存心,影响全身经脉,如果继续修炼下去,极有可能走火入魔。”萧凡又道。

“危言耸听。”十公主嗤之以鼻。

“是否是危言耸听,你用力按一下自己左肋,是否痛彻心扉?”萧凡依旧十分自信道。

十公主似信非信的用一只手微微用力按在自己左肋,脸上骤然露出痛苦之色。

“这地方是个人就按着疼!”萧凡心中又补充了一句,差点就笑了出来,随即又取出一根金针正色道:“你不是想印证我是不是一个炼药师吗?一针下去,我便能解决你的问题。”

“哼,谁知道你会不会害我?”十公主脸色微变,随后往后边退了两步,忌惮的看着萧凡。

“你不是怕我害你,而是你不想治,或者说,你不敢让我治!”萧凡眯了眯双眼,邪邪一笑道。

这笑容,看在十公主眼中,却好似被人完全看透了一般,她浑身微颤,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暴露在萧凡眼中。

“我没事。”十公主咬咬牙,冷哼一声便闪身退去,根本不给萧凡治疗的机会。

四王子等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十公主,几人脑海中还在回味着萧凡刚才的那句话。

“萧兄,她的身体真有问题?”楚轻狂诧异的看着萧凡传音道,“如果有问题,她为何不让你治呢?”

“如果这伤势,是她自己特意造成的,你说她会让我治吗?”萧凡意味深长的一笑道。

“你是说?”楚轻狂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看来他们为了逃避笑苍生的夺舍,都开始无所不用其极了。”萧凡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