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没有追过星,但也能够知道那种心情。”

说着,夹了一块菜在吕小布碗里,“多吃点,我和周凌也是拖你们几个人的福气,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

“对啊,顾城说的对。”

周凌点点头,直接把面前的一盘菜端到了吕小布的面前,“这盘我觉得是最好吃的,你多尝尝,还有这个。”

一时之间,饭桌之上,体现了中华人民的传统美德。

黄笙也反应了过来,正如周凌所想的那样,加入了宣扬美德之中。

不一会儿,吕小布的饭桌面前,就放了一盘盘的佳肴。

吕小布就算再傻,再憨厚,也明白这几个比想要干什么了。

他一时之间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含恨吃着,目光流露出憎恨地看向周静几人。

一旁的伊清瑶见此一幕,目光微微一动,笑着道:“哎呀,你们几个别这样了,吕小布他面前都放不下了。”

吕小布闻言,顿时看到了救星一样,一脸感激地看向伊清瑶。

伊清瑶笑着点点头,对着周凌几人说道:“倒是你们几个,光顾着给吕小布夹菜,也没见你们吃几口。”

说着,露出了怀疑的目光,“你们刚才的这些举动,我怎么感觉有些不正常?”

“哪有!”

周凌哈哈一笑,他也发现自己几人有些热情过度了,“你多虑了,我们这就吃。”

“真的吗?”

伊清瑶试问道:“我感觉你们三个就是不想吃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在外边吃过了?”

此话一出,桌子上的气氛顿时一滞。

这个时候,一直默默吃饭的李师忍不住“噗嗤”一声,嘴里的饭菜顿时喷了出来。

一时之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他赶紧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刚呛着了,不用管我。”

然后继续吃。

这个时候,周凌几人明白了。

李师这厮为什么在下馆子的时候不吃东西,就看着他们吃。

原来这小子早知道了了。

这想想就能明白,之前李师是和伊清瑶一起的,肯定是知道一些的。

但这小子没有说,就闷着。

难道是为了报复机场问他穿没穿女装的事情。

不过,众人肯定不会反思自己的过错。

一致认定李师是叛徒。

几人对视一眼,就明白怎么做了。

周凌开口道:“没有,有瑶瑶你做的这么多好吃的饭菜,我们怎么可能到外边去吃?”

说着,指向了李师,“你看,李师吃的多起劲,如果我们在外边吃了,他还能吃这么多。”

“我们可是下了飞机,就没有再逗留,赶回来了。”

说话间,夹起一叠菜放进了李师,“我只是想让他们多吃点,舟车劳顿,得补点身体。”

“对对对。”

顾城几人连忙点头,开始往李师这边输送吃食。

吕小布也加入了其中。

李师见此,来者不拒,反正他肚子正好饿了,一点也不怕。

“这样吗?”

伊清瑶将信将疑,也没有追问,“那你们也赶快吃点吧,都要冷了。”

“好好好。”

周凌点点头,有一嘴没一嘴嗯吃着。

就这样,众人推杯换盏间,慢慢的吃着。

这顿饭菜吃了一个小时,才得以结束。

桌子上的菜,也差不多消灭殆尽。

大多数都被李师和周凌解决了。

后面伊清瑶不停地给周凌夹菜,要他多吃。

顾城几人瞬间叛变,觉得这是一个可趁之机,于是纷纷将攻势转向了周凌。

这样一来,周凌就叫苦了。

因为有着伊清瑶注视,他只好含泪吃下去。

他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欲哭无泪啊。

当吃完之后,他的整个肚子都撑了起来,胀得难受,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他感觉自己就像怀身大肚的孕妇一样,有点想吐,动都不想动。

不过看着这满桌的剩菜盘子,他还是坚持站了起来,打了一个饱嗝,捂着嘴说道:“我来收拾把碗洗了,你们去客厅休息吧。”

“还是我来吧。”

伊清瑶拉住周凌,扶着周凌坐下去,“你休息一会儿。”

周凌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强求,“行吧。”

他实在是不想动,胀得难受。

其实,顾城几人也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比起周凌还是要好一些。

至少还能站起来,帮伊清瑶收拾桌子。

从始至终,周凌都坐在位置上,就这么靠躺着。

直到顾城几人都去了客厅沙发上坐着聊天了,他还坐着这里。

期间顾城想来扶他去客厅里,周凌给谢绝了。

他感觉自己一动,肚子就要爆炸,还是坐在这里好了。

等伊清瑶把碗洗了,他依旧坐在这里。

他看了眼伊清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伊清瑶则看了他一眼,去了房间。

没一会儿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来到了周凌的面前坐下。

周凌有些不明所以,“你过去陪他们吧,我吃的太饱了,休息会儿就行了,不用管我。”

伊清瑶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周凌,将两粒药片放进了周凌的手心里,“这是健胃消食片,把它吃了吧。”

“哦。”

周凌点点头,放进了最近,咽了下去。

伊清瑶这时把凳子搬近了一些,突然问道:“知道错了吗?”

闻言,周凌眉头一挑,目光有些躲闪地转开,不去看伊清瑶的眼睛,“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懂。”

“都这个时候,还给我装呢。”

伊清瑶笑了笑,“看来还是不够。”

听到这里,周凌就明白伊清瑶是知道他们去下馆子的事情了。

想此微微叹口气,自作孽不可活啊。

遂问道:“李师告的状?”

“他可没有。”

伊清瑶摇摇头,“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了。”

“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

闻言,周凌再次感叹,“这人太熟悉了也不好,一点秘密都没有,也难怪那些人说找对象不能找太熟悉的。”

伊清瑶掐了一下周凌的软肋,“你的意思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

周凌吃痛地握住了伊清瑶那软乎乎的小手,捏了捏,应声道:“有一点。”

“晚了。”

伊清瑶冷哼一声,“你上了老娘的船,就别想下去。”

周凌将伊清瑶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捧了起来,轻轻捏着,“我可以跳水。”

伊清瑶微微将头靠了过来,说道:“那我就用枪把你打死。”

周凌眉头一挑,“不用这么狠的吧?”

“老娘的世界里,只有丧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