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文网 >  匠心 >   474 砍手

听完雷捕头的话,南粤工匠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然后在下一刹那,所有人都爆炸了,无数怒吼和咆哮炸了起来,那些人就算被五花大绑着,也在拼命地朝前挤,他们不可置信,他们的一生就这样被注定了?

他们简直要疯了!

雷捕头手下的捕快围在旁边,就是在防着这个事的,他们拼命地扯住南粤工匠身上的绳子,一边怒吼,一边用刀背或者棍棒殴打,让他们跪下去,跪在地上。

南粤工匠先是下意识地想要服从,但马上又想到即将到来的命运了,又耸起了肩膀,用力向他们撞去。

捕快人数比他们少,被这样拼命挣扎,一时间竟然有点挡不住。

于是他们一边叫人,一边打得更狠,没一会儿,南粤工匠个个血流满面,配上蓬草一样的头发和破烂的衣衫,看上去跟鬼一样。

“这……也太过了吧!”徐西怀紧紧抓着许问的胳膊,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他是很痛恨这群人,毁了乡亲们的住处,还打伤了他们。但看见他们的景况,他就有点不落忍,感觉有点同情有点怜悯,现在听见对他们的惩罚,他完全不敢相信。

不问究竟,不分主次,就这样全部砍手驱逐?

这惩罚太过了!

“怎么样,满意了吗?”马脸男子此时脸上都还带着笑意,朝着徐二郎他们抬了抬下巴,挑衅地问道,“这算不算是交待?砸你们的屋子,就砍他们的手,你们想要的,就给你们!”

他腰畔挂着一把刀,不长不短,是把猎刀。

这时他突然起身,大步走到南粤工匠旁边,一把推开旁边捕快,拔出猎刀,手起刀落,一刀斩向那个工匠的肩膀!

他的来势实在太快了,那工匠眼睛猛然瞪大,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就这样眼看着利刀落下,自己的胳膊与肩膀分离了开来,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甚至没有疼痛,全是空白。

下一刻,鲜血汹涌喷出,疼痛铺天盖地袭来,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

剧烈的惨叫像鸣笛一样,席卷了整片阴沉的天空,扫过所有人的头顶。那个工匠猛地跪倒,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肩膀,瞪着滚在地上的手臂,大声号哭!

然后,一只手从他面前提走了那只手臂。

马脸男子把猎刀插回腰畔,两只手指提着那条断条的手臂,慢悠悠走到徐二郎和查先生面前。

直到这时,他的脸色仍然是挂着笑的。他一把把那条胳膊拍在他们面前,笑吟吟地问道:“怎么样,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胳膊上还带着血,血水扬起,溅在了他们的衣服上。

两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还呆着干什么?大人已经下令了,把他们的胳膊全部都给我砍了!不是一条,而是两条!”马脸男子脸色一变,大声下令。

后面捕快全部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抓着那群工匠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们抓过匪徒杀过人,但从来没有对着手无寸铁的人下手过!

而且,这些人的确犯了大错,但就该死吗?

南粤工匠呆了一会儿,也都疯掉了。

这个人就是他们的例子,这个人的遭遇就是他们接下来将要遇到的。

凭什么!

“凭什么!”

一个人嘶着嗓子,把心里的话喊了出来,“凭什么我们就该死?!送给逢春人的粮食炭火,本来应该是发给我们的!他们没吃的会死,难道我们就不会吗?我们还要干活!没吃没喝没炭烧,我们也会饿死,也会冻死!他们要活下去,我们也要活下去!”

他的声音像是寒风中的老鸹一样,嘶哑凄厉,十分渗人。

徐二郎猛地抬头看向他,动了动嘴唇,过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些……是你们的?”

他的声音不大,但这个南粤工匠奇迹一般听见了,他发出一声短促的嘲笑,又重重地呸了一声,道:“少在那里装佯了,东西从哪里来,你们会想不到?难不成还是这些什么大人从自己牙缝里挤出来的?我呸!他们敢坑的,还不是只有我们这些苦哈哈?!”

徐二郎会真的想不到这些事情?

当然不可能。

他只是下意识地回避了。

看到那些来之不易的粮草炭火时,他心里一阵狂喜,看到的只有逢春人生的希望,感觉这些乡亲有救了。

甚至,在安顿下来之后,他还又跑出去,寻了一些在外流浪的逢春人回来,想让他们也能够安定一段时间。

他完全没去想这些东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完全没到他们的希望就是另一些人的绝望!

“还等着干什么?”马脸男子懒得听他们说话了,有点不耐烦地说着,“雷捕头,你不是已经接到命令了吗,还拖什么拖?赶紧的,该执行的执行,这里冷死了,砍完了回去镇上暖和暖和。”

猎刀虽快,但也不是什么绝世名刀,砍了一个人的手,刀上还有血,很多的血。

现在,鲜血从刀鞘里渗了出来,沿着刀尾往地上滴,马脸男子一路走,就一路在地上滴成了一条血线。

而这,更抵不过那条残臂上的血,铺天盖地的红,把许问的眼睛也染红了。

“查,查先生……我,我们……”徐二郎抓着查先生的衣袖,语无伦次。

他们的确是想讨个公道,但并不是这样一股脑儿砸给他们的公道!

查先生的脸色也有点发白,他盯着地上那条胳膊,紧抿着嘴唇。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地道:“这不是给我们的公道,是恐吓。”

他抬起眼睛,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正往城里走的马脸男子,沉声道:“他想吓住我们,让我们再也不敢擅提要求!”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徐二郎紧盯着城门方向?,声音有点无力。

那个断臂的工匠还在哭号,声音明显越来越虚弱。别说砍掉两条胳膊赶出去什么的了,就这样放着不管,他也会大量流血致死。

“管管他啊,管管他啊!”旁边一名工匠想要帮他止血,但自己被紧紧绑着,手动都动不了。他带着哭腔朝旁边大吼,表情绝望。

一个捕快正在发呆,听见这叫声终于回神,手忙脚乱地往地上抓了把土,填进那人肩膀的伤口里。

一把土接一把土,鲜血终于渐渐掩盖在了这尘土之下,暂时止住了。

被绑着的工匠先是安静了一下,但紧跟着哭得更厉害了。他眼泪哗哗地流,把脸上的尘土冲得一道沟一道沟的。

血现在是止住了,但一会儿呢?会有如此遭遇的将会是他,不,将会比这更惨……

“我也……无能为力。”查先生把这一切收在眼底,撇过头去,眼中满是不忍。

前面雷捕头一直没做声,只是盯着手上的信看。

马脸男子挥刀砍人的时候,他猛地抬头,满脸都是愤怒与厌恶,但又低头看了一眼那封信函,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时,马脸男子一声声催促,他终于深吸口气,抬起头来。

他看了看那三十八个南粤工匠,挥了挥手,声音低沉地道:“既然大人已经下令,那就……”

他话没说完,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清晰地问道:“雷捕头稍等。”

雷捕头转头,还没看清楚来人,就听见他接下来的话,语音清晰稳定,像是这焦躁烦乱环境里的一阵清风,“请问您手上这封律令,不知可否借我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