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玩意是什么东西?”

“重离子的……道化之躯!”

“道化之躯?”

王崇惊骇莫名,叫道:“它怎么会就追着我不放?”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拿了他的东西,当然会追着你不放。

王崇修成虚丹,自觉寻常金丹都不在话下,就算遇到阳真修士,也不见得就怕了,但是这头螭龙实在厉害,一口寒气消融真气,自己的法力轰上去,几乎难伤,驾驭飞剑,又会被寒气消融飞剑上的真气,一旦没了真气,飞剑可就召唤不动了。

此时得了演天珠的回应,王崇才晓得,这头螭龙最少也是半步太乙级数,非若它只是道化之躯,早就失去了灵智,哪里容得自己活命?

王崇都来不及问,演天珠让自己把玄冰螭龙幡丢过去,究竟是什么操作,因为实在被这条螭龙逼的甚紧。

演庆真君乃是当世最绝顶的厉害人物,只有区区二三人可以比拟,王崇也不敢在吞海玄宗弄鬼,此时横空挪移过去,说不定先被自己师父看出破绽,故而只能卖命搏杀,奋力潜逃。

王崇自从拜师吞海玄宗,已经再没有这般狼狈过。

后面追击的螭龙,也不用什么道法,只是一口寒气,就能让王崇万法难施,这才是斗法术,不如拼道行,他始终不过是虚丹境,如何匹敌太乙境的大佬?

也亏得小贼魔手段无数,五行神变又的确玄妙,给他且斗且走,挣命一般挣扎到了吞海玄宗三千里之外。

眼瞧距离本宗没得多远,但王崇也只觉得自己力尽了,就连天地之窍中都没有寄存的真气,灵池剑内的积蓄,也耗尽了七八成。

“妈的!演天珠,你倒是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放弃抵抗吧!

王崇气的火贯天灵,骂道:“岂不是等死?”

便自此时,一个声音悠然传来:“重离子道友别来无恙!”

正在喷出寒意,肆意逞威的螭龙,猛然定在空中,然后就如冰雪消融,化为漫天的水气。

“可惜了!你几千年辛苦,也终究逃不过道化,这具身躯,就赠我徒儿,算是结个善缘罢!”

漫天水气似乎被一股庞大的力量牵引,望空聚集,最后被人以绝**力收走,水云散去,便有五枚冰卵,漂浮在虚空。

王崇心头大喜,纵起遁光,一把收了这五枚冰卵,此物入手,冰凉剔透,冰卵之中隐隐有一条小螭龙盘绕,玄异无比。

王崇知道这就是水性灵精,乃是重离子道化之躯所留,他把此物收了,急忙望空下拜,说道:“多谢恩师!”

演庆真君伫立云端,身前无数水云汇聚,化为了一杆玄冰螭龙幡,只是与原来不同,那一头冰螭更为灵动,寒意也更甚。

他也不回头,淡淡说道:“你百年之内,便可证就金丹,切不可拖延时间,万勿自误!”

王崇愁眉苦脸,问道:“道虫也须三百年才能使用。”

演庆真君淡淡说道:“随便你怎么去坑蒙拐骗,总之我要你百年之内铸就金丹!”

王崇不敢多言,躬身轻轻一拜,思忖了一会儿,没有回去吞海玄宗,而是掉头往西。

飞出五千里之外,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莫要听那老儿,他说的不准。

王崇反问道:“你不是也好多次不准?”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胡说八道!莫要拿我跟演庆比。天下论推演之术,回仙镜可做个第一,老子便是第二,演庆只能做个小三!“

王崇惊呆了一下,骂道:“莫要吹牛,你且给我算算,哪里有宝贝,能让道虫快些成长!”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太上天魔宗的梁漱玉手里,就有一块……呸!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演天珠忽然就一顿狂呸,显然是恼羞成怒了。

王崇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还能骗得演天珠上钩,也不由得呆了一下,叫道:“你早知道梁漱玉有宝贝,可以让道虫成长,却不告诉我?”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我便是知道,也就不告诉你,又能怎样?又能如何?

王崇骂道:“待我这就去杀了梁漱玉。”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也得有这个本事。

王崇冷笑一声,叫道:“梁漱玉也不过就是个金丹,纵然比我现在强些,可我还有第二元神呢!我就不信,梁漱玉能够抵挡小霹雳的剑!”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去吧!我也就不信,九渊弄不死你。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可知道,九渊有多宝贝这个徒弟,那是指望日后继承道统,给自己烧香的亲徒弟,跟龙吉吉,朱红袖那几个野生徒弟可不一样。你有本事杀了梁漱玉,演庆都未必护得住。

王崇心道:“徒弟还分亲生和野生的?”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现在几个徒弟,不是也分了?萧观音那是亲生的,其余几个都是野的。

王崇还真没法辩驳,虽然他门下有六个徒弟,但就算没有演天珠不断怂恿,他也开始偏心萧观音了。

这几个徒弟,只有萧观音和极烈是走的最正宗的路数。奚南奚元奚洛三兄妹,修持丹鼎法,注定阳真便是极致,且还是最弱的阳真。萧和尚兼修佛宗,日后成就必然有限,王崇如今也不大管他们几个了。

极烈虽然无一处不好,但始终受限于资质,虽然现在已经是王崇门下修为最高,但日后必然为萧观音超过。

虽然王崇从没说过,但已经暗地里给萧观音准备日后的修行资粮了。

想到此处,王崇也有些过意不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另外那五个徒儿。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想要梁漱玉手里的东西,强硬的不行,须得用些柔和的手段。

王崇忍不住问道:“何为柔和?”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回头冒充魔门的人,去接近梁漱玉……

王崇反问道:“可是要用黑斯礼的妖身?”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这般花招,怕是没法用了,龙吉吉又不是没见你杀了黑斯礼?就算你改换样貌,也不容易骗人。但俗语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

王崇有些不耐烦,问道:“莫要糊弄人,快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