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轻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们好心好意地跟他说,他竟然还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我们,不听老人言,早晚有他后悔的时候。”

坐到座位上,余海一肚子的气。

自己夫妻好心好意地提醒这酒馆老板,让他珍惜这青花瓷器,结果呢,还被他给嫌弃。

简直岂有此理。

自己夫妻好歹都也是京都大学的正教授,在华国,哪怕是国际上都有些影响力的学者,到哪里不受人尊敬啊。

结果今天一片好心,结果成了驴肝肺。

余海何时受过这个气啊!

“人家小年轻,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有高血压,注意下自己的情绪,不能动怒……”

李虹在边上劝解道。

这个酒馆小年轻也真是的,自己夫妻也是一片好意,结果还被他给嫌弃。

哎!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太不懂事了。

“好了,不要生气了,吃个黄瓜解解气!”

这时候,李虹才把注意力注意到这凉拌黄瓜上。

碧绿的黄瓜为主体,上面散落着一块块红菜椒,就好像万葱绿中的红花一样,既好看,有让人非常有食欲。

刚才只注意这青花瓷器了,倒是把这碟凉拌黄瓜给忘记了。

给自己老伴夹了一块凉拌黄瓜,李虹轻轻挑起一根黄瓜块,慢慢送入口中。

一刹那,她舌尖上的味觉细胞,像是刚从冬眠中醒来,感受到了春回大地的温暖和阳光鲜花的味道,不自觉地分泌出大量的口水。

“这是什么黄瓜,为什么味道这么好!”

黄瓜入嘴,李虹不禁满足地吸了口气。

黄瓜谁没有吃过啊,可如此好吃的黄瓜,李虹真的是第一次尝过。

现在李虹甚至有种自己以前尝过的黄瓜都是假货怀疑。

压下急速跳动的心脏,缓了缓,再次挑起一块黄瓜吃进嘴里,美食充满了口腔,一股快感从尾椎骨,顺着脊柱渐渐向上爬升,所到之处,无一个细胞不服帖,无一根神经不陶醉。

这股快感,一直来到大脑,像是有一朵烟花,骤然在大脑中爆开,顿时一股弥漫全身的幸福散发出来。

很快,李虹再也停不住筷子了。

余海嘴巴张大老大,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媳妇,像是见了鬼一样。

自己媳妇可是非常注重个人形象的,还是京都大学礼仪选修课老师。

可现在她吃东西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形象可言啊,活脱脱就像是饿鬼附身似得。

这得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啊?

可是自己两口子天天在一起,哪顿饭都没有饿着她啊!

很快,一碟凉拌黄瓜被李虹吃的连根渣都不剩。

可李虹还意犹未尽,正在舔筷子呢!

这个动作,如果是二十年前,李虹好徐老板娘的时候,还有些诱人,再往前退四十多年的话,那很可爱,很让人心动。

可现在七老八十的,她这个动作,那不是诱人,不是可爱,而是吓人了!

把余海老教授给吓到了。

跟李虹一起生活了四十多年,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无论多么高档的饭店,她总是吃得那么文雅,每道菜都是浅尝辄止,今天居然如此……疯狂。

“老婆子,你没事吧?”

余海有些不安地问道。

不会是自己媳妇刚才受刺激,刺激出毛病来了吧?

李虹看了看只剩下汤水的碗,又抬头看到余海盯着她看,脸又红了,心里不住地想:“刚才怎么了?我……我怎么那么没有形象地吃东西呢?”

“不,这不能怪自己,而是这碟凉拌黄瓜实在是太好吃了!”

“这……这真的只是凉拌黄瓜吗?”

见自己老伴在发呆,余海更加不安了,别真的出什么事吧?

“媳妇,你可别吓我!”

余海更加不安了。

这时候,李虹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余海,一脸惊喜地说道:“老头子,这凉拌黄瓜太好吃了,真的,真的,真的太好吃了!”

怕余海不相信,李虹语气强调了好几遍。

“真的有那么好吃?”

余海愣了下。

到没有怀疑自己媳妇的话。

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能感觉到自己媳妇没有骗自己。

可是就一份非常常见的凉拌黄瓜,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

吧台位置。

“王腾哥哥,你这花生怎么这么好吃啊?”

米兰一边啃着花生,一边好奇地跟王腾聊着。

不知道为什么,米兰感觉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位王腾哥哥了。

“呵呵,那是因为这水煮花生是我做的啊!”

王腾打哈哈地说道。

有些事情解释不清,那就没有必要解释了。

“信你才怪呢!”

米兰自然不相信王腾哥哥这鬼话了。

不过她也没有再问下去。

毕竟都二十岁的姑娘了,知道有些事情刨根问底会让人讨厌的。

米兰可不想被王腾哥哥讨厌自己。

此时,“深宵酒馆”外,一群青年男子站在门外。

这些青年男子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一是胳膊上都有纹身,还有就是两只手里都提着东西,基本上都是市场上最常见的保健类礼品。

“都听清楚了,进去后,都放规矩点,道歉要诚恳,一定要让人家老板感受到我们最诚挚的歉意,谁要是掉链子的话,回去别怪我收拾他……”

赵大龙站在这群青年男子前面,表情严肃地说道。

死去活来地疼了一个晚上,直到早上六点钟身上的疼痛才消除。

莫名其妙地疼的要死,莫名其妙地好了,尤其是只要想跟人提酒馆发生的事情,就立马疼的说不出话,每次都这样。

不但自己这样,自己的兄弟们也这样,只要想要跟警察提酒馆发生的事情,就疼的说不出话。

好像是有种神奇的力量在阻止他们提起酒馆发生的事情,甚至连酒馆的店名都没有办法开口告诉警察。

这种未知的神奇力量,让赵大龙他们惊恐万分。

赵大龙他们不傻,综合整个晚上发生的事情,赵大龙他们明白自己得罪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那个人就是这酒馆的老板。

这不,今天刚刚出院,赵大龙一群人把自己捣鼓了一番,让自己不显得流里流气的。

在礼品店里买了一大堆价值不菲的保健礼品,来登门赔礼的。

本来是想要早点过来的,可这大街上都是人,赵大龙他们还是要脸面的,不敢人多的时候出现。

这不,大半夜了,街道上没有人了,他们提着礼品过来了。

“龙哥,你放心,我们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龙哥,需不需要咱们磕头认错啊?”

“万一人家老板不原谅咱们可怎么办啊?”

下面这些小弟们不安地说道。

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们也不傻,知道根子肯定是出自这家酒馆。

“都给我安静!”

赵大龙喝道。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不在说话了,赵大龙这才满意地说道:“人家老板肯定是高人,不,是神人,只要咱们态度好,应该不会跟咱们计较的。”

这一点,赵大龙心里还是有些底的。

电视里,小说里,那些世外高人不都这样吗?

自己这些小人物基本上都不入他们的法眼。

当然,也不是都这样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有赵大龙才会提着礼物登门赔礼道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咱们都是小人物,这都登门道歉了,人家高人肯定会大人大量,把自己这些人当成屁给放了。

“好了,都给我提起精神,改装孙子的时候,都给我怂点……”

赵大龙再郑重地叮嘱一遍,就带着小弟们走进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