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腾哥哥,你看!”

见一群长得凶神恶煞的纹身男子走进酒馆,米兰有些害怕地往王腾身边靠了靠。

“没事,有我在呢。”

王腾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群人,不过也没有放在心里。

艺高人胆大,力量 1,速度 1,真得打起来,这群人还不够看。

这群人要是找茬的话,王腾可不介意再次把他们送进医院。

“他们怎么来了?”

“不会是来找这人家酒馆老板算账吧?”

“不像,没有看到他们手上提着礼品吗?如果是来打击报复的,手里不应该是提着礼品,而是拿着棍棒了!”

“看样子确实不像是来找麻烦的。”

张佳玉她们也注意到赵大龙他们,毕竟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天自然还有印象。

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来打击报复的,不过很快就发现情况有些不一样。

王腾也奇怪地看着这群不速之客。

来打击报复的话,应该是拿着棍棒过来,到自己店里打砸的。

可他们手上拿着是什么,竟然是保健礼品。

这是什么梗啊?

“噗通!”

还不等王腾开口,这群人全都向王腾跪下了!

“这啥个意思?”

不止王腾愣住了,酒馆里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老板,我们错了,我们今天是来给您赔礼道歉的!”

说着,赵大龙就噼里啪啦地给自己几巴掌。

其他几位也有样学样地给使劲地伤自己的耳光。

下手都还挺重的,甚至都有人嘴角都自己诶被扇出血来了。

“停,都给我停!”

王腾晃过神来,急忙呵斥道。

长这么大,都还没有人这样对自己下跪过。

这突然跑过来六个青年男子给自己跪下,求原谅,还真的把王腾给吓了一跳。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几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啊,竟然都下跪求饶了。

看来,这“深宵酒馆系统”得罪不得啊!

这群混混只不过是砸酒馆未遂,就被折磨到跑过来给自己下跪求原谅。

看来,上次只罚自己一万块钱,那真的已经算清了。

“你们是来赔礼道歉的?”

王腾看着赵大龙说道。

“是,是,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给您造成的损失,我们赔,砸锅卖铁都要赔!”

赵大龙急忙点点头说道。

在赵大龙看来,眼前这个酒馆老板不是一般人,他可能是……

赵大龙都不敢想下去,要不然都能吓得脚哆嗦连跪的力气都没有。

“靠,还真的是来赔礼道歉的!”

“这店老板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这群混混提着礼品过来跪着赔礼道歉!”

“感觉这年轻店老板好神秘啊?”

徐笑笑三女目瞪口呆地看着酒馆内发生的一幕。

这群混混昨天她们都见过,凶神恶煞的,可不是什么好人。

可现在竟然跪着求原谅。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余海和李虹两老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也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

感觉就像是在拍电视剧似得。

“老婆子,看来这位年轻酒馆老板很不简单啊!”

余海若有所思地说道。

“废话,这酒馆里的木质家具都是紫檀原木,这使用的碟盘都是唐朝的青花瓷,这店老板能简单吗?”

李虹白了一眼说道。

看到这一幕,李虹稍微想一下,就知道这事情的原因。

肯定是这群青年男子不知道这店老板的深浅,结果踢了铁板,这才上门下跪赔礼道歉的。

这让李虹非常好奇,好奇这位年轻店老板到底什么身份。

“滚,以后不要让我在这附近看到你们了!”

王腾喝道。

对于这些混混,王腾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以前王腾干过的几家小饭店,就没少被这类人坑害过。

吃饭不给钱,还要收保护费。

不过那些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社会治安可比以前好太多了。

谁要是敢再收什么保护费的话,绝对会被打掉,送到监狱里接受教育。

“那……那您是放过我们了?”

虽然挨骂,但赵大龙却一脸惊喜地看着王腾问道。

“滚吧!”

王腾直接挥挥手说道。

这类混混跟狗皮膏药似得,王腾可不想跟他们扯上什么关系,他们能有多远给自己滚多远最好。

至于把他们暴打一顿,王腾可没有那个暴力倾向。

“我们这就滚,这些礼物……”

赵大龙提了提手上的礼品说道。

“都给我拿走!”

王腾直接挥挥手,让赵大龙他们滚蛋。

“是,是!”

赵大龙送了一口气,急忙带着小弟离开酒馆。

“龙哥,我们……”

走出酒馆,一个小弟不安地看着赵大龙欲言又止。

“这杭城是不能再待了,我准备去麦城,那边有我以前的一个兄弟,在那里混的不错,我准备投奔他,你们谁愿意跟着我去麦城。”

赵大龙打断小弟的话说道。

现在赵大龙有心里有阴影,不敢再在杭城待了,准备换地方了。

“龙哥,我跟你去麦城!”

“龙哥,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几位小弟纷纷说道,要跟着去麦城。

在他们看来,在这里总感觉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着他们,那种感觉让他们很惊恐。

就算龙哥不说,他们也会想着离开杭城。

……

“王腾哥哥,他们好像很怕你?”

见那群混混走出酒馆,米兰好奇地向王腾问道。

对于王腾哥哥,米兰觉得自己应该是很了解的。

虽然他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他的家事,可米兰还是从王雪那里获得很多信息。

自己的王腾哥哥就是非常普通的人,没权没势,文化程度也不高。

不过确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好人。

“不,你错了,他们不是怕我,而是幡然悔悟,知道自己错了,过来跟我道歉,准备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呢!”

王腾摇摇头说道。

“那……那也不用下跪啊!”

王腾哥哥太可恶了,竟然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了,用这样的话欺骗自己。

“可能是他们觉得这样有诚意些吧!”

王腾打哈哈地说道。

说实在话,王腾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过来给自己下跪求原谅,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难道是“深宵酒馆系统”逼着他们来下跪求饶的?

王腾想到了一种可能。

“信你才怪,不说算了,我生气了!”

米兰生气地说了句,把头一扭就不跟王腾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