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而且还是未成年的十万年魂兽!”

比比东在看到小舞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何小舞的母亲在战斗中的**并不高,甚至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抗就被她给抓住了。

现在一想,原来原因是在这里吗?

因为有了后代的存在,所以为了不避免自己的后代暴露,选择甘愿赴死。

所以才会...

似乎感应到了比比东的意志,高杰未曾踏破的魔蛛召唤之地上,无数的小蜘蛛快速爬行着,向着在空中失去了把持自己身体,随处飞扬的小舞的兔子身躯追击过去。

以小舞现在的实力,若是被比比东针对的话,是绝对活不下来的。

“住手!”

之前就算是自己陷入到危局的时候,小舞的母亲也从未有过现在这么的焦急。

虽然想要出手,但来自体内一阵阵的无力感,让她哪怕只是瘫坐在地上也觉得天旋地转,看不清楚周遭的环境。

魂力遭受了莫大削弱的她,现在的战斗力几乎没有。

“嗡!”金色的剑光从地下拔出,产自星斗大森林地下那无穷无尽的地脉中,笔直而又蔓延。

这一道剑光横亘在了小舞的面前,阻拦着一切敢于冲过去伤害小舞的人。

下一秒,高杰剑指向天,体内法力汹涌彭拜,在这一刻来到了巅峰。

小舞的踪迹既然已经被发现,那么他也没有想要继续耗下去的打算了。

只动用了一个武魂的比比东都如此强大,若是双生武魂一起出手,亦或者,等到武魂殿的那些人也来了的话。

高杰纵使单对单无差,可在武魂殿那等阵容的围剿之下,他也绝对活不下去。

光剑被抛飞向天空,高杰直接引爆了光剑中蕴含的能量。

在云层爆裂的能量透露出炽烈的火焰,导致星斗大森林天空的云层,好似火烧云一样泛滥漫天,红云滚滚。

随即,高杰大喝一声,威力大减,但数量上却得到了成倍增长剑气从天而降,恍若是下着暴雨般的攻势,席卷周遭所有的位置。

长虹剑诀-火云满天。

比比东不敢大意,这攻击有多强她感知不到,但这蜂拥的如同下雨一样的规模,只是看着的话就让人觉得肝胆俱裂。

这星斗大森林混合区的这一块地方,被这样的剑雨轰击的话,还能剩下多少完好?

化为镰刀的双臂舞动,在面前构造出一道绝对无法被侵扰的界限,将剑雨完全阻拦在外界,无法触及到比比东哪怕一处。

高杰也不沮丧,他本来就没打算能够造成多大的伤害,因为他的需求并不是在这里一决生死。

飞速上前,一把将保持着兔子形态的小舞给捞在手里,旋转着身体的他落在地面上。

怀抱中,红色眼睛的雪白小兔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眼眸里还流露出被吓到的慌张。

“快,带着小舞走!”

小舞落入到高杰的手中,甚至高杰也只是第一次出面站在这里,但小舞的母亲,却已经让他快快离开。

甚至不惜燃烧生命,以此换来了一条在密林中指引着的逃生路线。

但也因此,触动了自己的生命本源。

小舞母亲的气息愈发的虚弱,本来就已经是风中残烛,现在,几乎到了快要完全熄灭的程度。

她体内那十万年魂兽的魂力绝对不少,此刻的虚弱,只怕是她绝大部分的魂力,都被比比东给...

“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相信我吗?相信我不会对小舞做出那些...”

“即使要做,我也没有办法,与其让小舞留在这里等死,我选择相信你,相信你这个我只见过一次面的人类。”

苍白的脸上露出虚弱的微笑,小舞的母亲伸出手,一截魂骨带着粉色的光芒,晃晃悠悠的跨越重重距离,来到了高杰的面前。

“这是我的一部分魂骨,我希望,你能够保护小舞,带着小舞一起离开。”

分离出了体内的魂骨,小舞的母亲已经不能算是尚且还有残余,甚至就连自己存在的形态都无法保持了。

那隐隐虚化的模样,象征着她现在,真正进入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这事,岂是他想走就能走的?”话语甫落,武魂殿的人终究还是来到了战场上。

菊斗罗与鬼斗罗一前一后,将高杰的去路完全封锁。

火云满天的招式,早在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武魂殿来的,还是太快了。

“你们已经是插翅难逃,注定会在这里,迈向败亡。”比比东平复体内的魂力,手持紫黑色镰刀,缓缓的走上前。

现如今,武魂殿众人来到,保底三位封号斗罗的场面,几乎能够征服斗罗大陆上的绝大多数地方。

很少能够找到对手。

眼前的三个家伙,也是一样。

“别在意我,总有人要牺牲,总有人,要留在这里。”察觉到高杰隐晦看过来的目光,小舞的母亲笑着摇了摇头。

她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觉悟。

她也明白,她不死,她不将自己付出的话,是绝对没有办法让小舞和这个男人离开的。

或许魂兽献祭会是更好的选择,但此刻身受重创的她,即使想要魂兽献祭,但能够给高杰带来的增益又有多少呢?

“明白。”小舞的母亲将自己的魂骨留下,则是代表着她的让步。

虽然武魂殿的人不会在意这个事情,但有了收获和空手而归,是两码事。

“保重!”

点了点头,高杰也不犹豫,三位封号斗罗在场,这已经不是让他感受到压力的程度了,而是代表着他有死亡的可能。

再加上其他武魂殿中,几乎每一个都不下于魂斗罗的存在。

高杰再强,也无法面对这么多的人。

除非有剑。

可惜...

避战而走是唯一的选择。

如果可能的话,他也想将小舞的母亲一起救走,但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还做不到。

赤铜炼金剑化为极光乍现,高杰单手一掌拍向天空,骤然爆发的炽烈白光如同耀阳一样,刺目而又闪耀。

虽然并不能带来多少伤害,但这一招本就不是为了杀伤而杀伤。

长虹剑诀-光芒万丈。

抓住这个机会,高杰飞身踏在赤铜炼金剑上,剑诀捏动,准备御剑而走。

只可惜,他的想法虽然好,但比比东可不是会被区区强光照耀就能让她退缩的人。

死亡蛛皇武魂乍现,魂技发动,无尽的蜘蛛网铺天盖地席卷四周,将周遭已经成为废墟,甚至没有一颗大树还屹立在大地上的天空给笼罩落下。

以死亡蛛皇的武魂真身而言,那莫大的身躯,的确造成了非同一般的限制。

那些蜘蛛网,碰不得。

一旦碰上,想走就难了。

赤铜炼金剑上爆出火焰,炽烈的白色火光很快就将整把剑都给包裹住,同时也将高杰周身笼罩。

高温与灼热并行。

蜘蛛网?

就算是比比东的蜘蛛网,也拦不住他!

“咻!”赤铜炼金剑留下类似烧焦了什么的味道,一抹白光纵天而行。

很快,就在云层中彻底消失不见。

“追!决不能放过他们!”

“那个未成年的十万年魂兽,还有那个男人。”

“在整个斗罗大陆上,发布他们的讯息,我看他们,能往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