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道狂笑声,在场所有人都面露惊骇,这些天以来,这道声音实在太熟悉,正是格桑慕寒。

随着格桑慕寒的声音响起,一股磅礴的杀气顿时席卷而来,很快便将整座古武学院笼罩,面对如此强悍的气息压迫,那些修为尚浅的外院学员,皆是满脸大骇,心里不由得惶恐不安。

“保护学员的安全,准备迎战!”李英杰反应迅速,立即部署迎敌之策。

话下,莫啸天带着几十名护院,立即冲到演武场尽头,做好战斗的准备。

“迎战?!哈哈。李英杰,如今你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我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将你斩杀,你拿什么迎战?”

这时,格桑慕寒凭借化气境的实力,脚尖点地,运气外放,只见他犹如会飞一样,轻轻松松跃起数米之高,最后落在学院大门的上方,踩着房脊,双手背在身后,满头黑发随风舞动,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化气境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将体内的精气外放,收放自如,便能达到一种隔空打物的效果。

所以格桑慕寒就是外泄精气,推动身体上升,再加上双腿的弹力,便能轻松跳到数米的高空。

随着格桑慕寒站稳脚,紧接着便是一阵咆哮的马蹄声,只见学院外面那条道路灰尘铺天盖地,很快数百名格桑族的武士,彻底封锁住学院的出口。

“李英杰,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扎西鸿烈说着并不标准的汉语,骑着一匹黑马,十分显眼。

此刻,李英杰也来到人群前面,看了看格桑族那些穿着武士服,犹如一群饿狼的武士,李英杰也皱起眉头。

“格桑慕寒,你若想让我死,我自行了断便可,我只求你放过这些学员,他们是无辜的,不要再滥杀无辜,制造杀孽了。”李英杰说。

格桑慕寒哈哈大笑几声,脸上尽是嘲讽,“李英杰,亏你还是古武学院的院长,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你可曾想到你也有今天?你的傲气呢?这些年你与我族作对,死有余辜,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今日,不仅是你李英杰的死期,尔等也得陪葬!从今以后,西北武林中,再也不会有古武学院!”

李英杰气得浑身颤抖,强大的气场,也瞬间破体而出,目如同鹰隼,紧紧地盯着上空的格桑慕寒,“你若想赶尽杀绝,那我李英杰就算拼尽最后一口气,也得阻拦你!”

“阻拦我?就凭你这个手下败将?!”格桑慕寒满脸不屑地俯视着李英杰。

“格桑慕寒,你别再滥杀无辜了!”这时,古武学院那群学员里面,突然响起一道年轻的声音,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灵儿。

站在旁边的欧阳雪凝了凝眉,这丫头要爆发了吗?

格桑慕寒循声望去,一眼便从人群中看到李灵儿,微皱眉头,说道:“你便是李灵儿?你出来,我保证你平安地离开这里,整个古武学院,也只有你才有这等待遇。”

其实李灵儿的身份,始终是个谜,整个古武学院,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人,绝不超过三个。

此刻听到格桑慕寒对李灵儿另眼相待,其他学员都不禁纳闷,这个李灵儿到底有怎样的背景,居然让格桑慕寒都不得不顾虑。

李灵儿皱了皱鼻子,冷哼道:“格桑慕寒,你以为你学会冰火神拳,在西北武林中就没有对手了吗,你错了,我知道一个人,他就能打败你!”

格桑慕寒闻言便是冷笑几声,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质疑,“是吗?不过以你的身份,对武林中的高手倒也不陌生。那你倒是说说,西北武林中,还有谁是我格桑慕寒的对手?”

李灵儿挤出人群,扬起小脑袋,“怎么,你害怕了?”

“哈哈,我格桑慕寒怕过谁?李灵儿,快告诉我,你方才说的那个高手是谁?就连吴望北都被我打成了废人,难道西北武林中,还有人比他更厉害?”格桑慕寒冷笑着。

“有没有比吴望北更厉害的人,我倒不清楚,但能打败你的人,绝对有。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他的名字,那我就告诉你,这个人你们都认识,他就是陈青!”李灵儿说。

“陈青?!”

格桑慕寒眯着眼睛,寒芒乍现。

此刻,格桑族的武士也骚动了起来。

“陈青居然还活着?”

“不可能,他已经被陆青杀了。”

陆青喝道:“陈青,早就死在我手里了,是我亲手宰了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格桑云朵也说:“是啊,陆青哥哥杀陈青的时候,我亲眼看到的。”

格桑慕寒心里就纳闷了,即便陆青会撒谎,那格桑云朵总不能骗自己吧。

李灵儿鄙夷地看了眼马背上的陆青,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杀的那个陈青是谁,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认识的陈青还活着。格桑慕寒,我不骗你,陈青已经在赶往这里的路上,聪明的话,就马上滚回格桑族,否则等他来了,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格桑慕寒气得上下牙直磕,腮帮子高高鼓起,要不是李灵儿的身份特殊,就凭她说的那个滚字,格桑慕寒就已经出手杀了她。

“李灵儿,我念你家里跟我有些交情,所以才不想为难你,但你最好别不识抬举!”格桑慕寒眯了眯眼,冷哼道:“我不管陈青是死是活,即便他还活着,又岂会是我格桑慕寒的对手,等我除掉古武学院,再亲手杀了他也不迟!格桑族武士听令,除了李灵儿,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卓玛颜明守住大门,其他人,随我一起杀进去!”

格桑慕寒说完,率先跳下大门,直奔李英杰等人而去。

“杀!”扎西鸿烈和陆青也毫不犹豫,举起弯刀,杀入古武学院。

一时间刀光剑影,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