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文网 >  师道成圣 >   第233章唐王亲临

时光匆匆,现实之中,已经过了半月之久,经陇西入巴州,李家的弟子已经越来越多,如此数额的灵师队伍,再加上大唐的士兵,甚至有不少散修纷纷加入其中。这样庞大的队伍,便是想不被旁人瞩目,那都是一件难事。

当坤补等人,经过李湛的引荐,进入李氏府邸之后,也不知道坤补做出何种的让步,使得李氏全力,支持坤补等人复仇。

而宇文士及在得到,魏央被困离火宗的消息,更是亲自下令,率其宇文家仅有的护卫,纷纷前往巴州,欲与李氏弟子合二为一,务必要全力营救其少主。

只所以称之魏央为少主,便是因为不久之前,唐军在淮安王李神通的指挥下,自魏县进围聊城。宇文化及据城死守,同时还用珍宝奇货吸引流民入伙,但情况依然十分危机。

此时窦建德也率军进围宇文化及。宇文化及在唐军的围攻之下,力屈粮尽,本欲降唐,但李神通不允许。唐安抚副使崔世干,劝李神通释围接受宇文化及投降。李神通不但不听劝谏,而且把他囚在军营之中。

唐贝州刺史赵君德奋勇争先,本可攻入城墙,李神通害怕他抢走头功,更是鸣金收兵。赵君德怒骂李神通,但军令如山只得撤下。此时,窦建德率农民军赶来,唐军被迫从聊城退兵。

后来宇文士及自济北运粮至聊城,宇文化及的军队才稍复元气,重新困守城池。可宇文士及自知李神通刚愎自用,又与宇文化及素来不合。见到宇文家子弟出路无果,只好留儿子宇文禅师驻留,亲自去往长安,请李渊圣旨以束李神通,为宇文家所谋生路。

不久,窦建德与宇文化及交战大获全胜。宇文化及不得不再次退入聊城,欲要固守对抗。窦建德的军队从四面八方,将聊城团团围住猛烈攻打。王薄等人打开城门,迎窦建德军进入聊城。

窦建德本想留宇文禅师一命,为宇文家族留下一份薪火,也算没有与宇文家族撕破脸面,可是哪知道南阳公主杨氏大声所斥,声陈为父杨广报仇之志,情理恳切,众人肃敬。诛化及时,公主杨氏更是大义灭亲,连坐于亲生儿子宇文禅师,之后远走遁入空门。

南阳公主是遁入空门了,可是宇文化及、宇文智及、杨士览、武元达、许弘仁、孟景等人,尽数窦建德下令被斩。其宇文化及、宇文智及的子孙后代,乃至宇文禅师等,宇文家庶出子弟,也尽数被押望襄国处死。

至此宇文一脉,除去宇文士及一位男丁,便只有魏央与其父亲,成为宇文家仅有的香火,如此才有使得魏央成为了,宇文家少主之名,实乃是没有旁人继位了。

对此,魏央并不知晓,此时此刻的他,依然闭目入定之中,外界15天过去了,而在赤丹洞府之中,已经悄然过去了40年。

突破炼神三阶,再加上排出身体之中的杂质,即便有天品根骨减少百日,魏央依然用时半年的时间。而气满境每阶需要480天,也让他花费了整整七年之久,才突破了灵徒境,成为一名真正的灵师。

当踏足灵师境之后,通灵境每阶便需三年的时间,魏央更是为此花费了17年之久,才算踏足灵气境。

灵气境更是每阶长达六年,如今魏央已到达灵气境二阶,扫了一眼前方的灵液,再一次聚集一潭池水,嘴角含着一丝笑容,起身再一次吸收灵液,开始准备突破眼下的修为。

修炼,已经成为了魏央的习惯,他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要不是因为肚子咕咕乱叫,只怕他都连仙府都不会进入,沉迷在如此的修炼之中。

这一坐,悄然之间,又是五年过去,一道道光芒乍现,透过魏央身着残破的衣裳,可以见到他的皮肤,隐隐灵光流转表面,每一寸的皮肤,都给人充满狂暴力量的感觉。

灵徒最初乃是扩张丹田,使得吸收的灵气更多。而当丹田扩充达到了,身体的极限之后,便会压缩灵气,精粹之后转化为灵力,从而扩张筋脉的每一道穴位。

而当穴位扩充的数额,到达身体极限之后,便会衍生念力扩充心田,而当心田达到极限之后,便会化为念力扩张识海,识海则会产生神力,从而排出杂质,使得精粹之后的身体,可以再一次吸收灵气。

灵徒境可以说扩张的是身体内部,激活其身体全部的潜能。而灵师境则是不同。灵师境则是借天地灵气,蕴养身体,使得身体的潜能无限扩大。

从而使得丹田更大,可以吸纳的灵气更多。使之穴位更多,可以蕴养更多的灵力,使之心田更广,可以产生更多的念力,使之识海更阔,令其产生的神力更为精纯。

此时魏央体内的丹田,已经比灵徒境之时,还要大了六倍,灵液进入身体之后,直接进入丹田之中,如同饕餮吞天一般,迅速的被转化为灵气,狠狠的向丹田四周扩张。

而每一寸丹田的扩张,都让魏央传来阵阵痛感,如同千刀万剐一般。不过这样的疼感,对于魏央早已习惯,咬牙紧闭不敢分神一丝。

灵师常常有所言语,丹田一寸,千刀万剐,穴位一道,五马分尸,心田一丝,求死不得,识海一毫,如上青天。这便是对于灵师、灵徒修炼的描述。

不经历痛苦,怎能有所成就?若是不能忍受如此痛苦,又怎能成为人上之人?而每当修为突破之后,那浑身涌来的舒服感,绝对是这世间,无法用任何词汇,可以表述的感觉。

此时,魏央的丹田如同气球,瞬间向外扩张,只听‘轰’的一声,丹田再一次扩张一倍,他的全身光芒大作,令四周的灵气滚滚,快速涌入魏央身体之中,自此也正是踏入了灵气境三阶。

此刻的他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那种舒服之感令他昏昏睡去。这一刻嘴角的笑容,足是满足之情。

就在他闭眼沉睡之时,整个离火宗已经全员备战,追随炼炎自宗门而出,站在鬲山之下,冷眼看着山下的大唐军队。

世俗的军队或许各人实力不强,不过宗门都不会因此小视分毫,他们手中的凡兵虽弱,几乎不能进阶灵徒之身,便可被灵徒挥手灭之。

不过人也好,兽也罢,都有力尽之时,便是灵徒的灵力,在施展几次灵武,亦或是几次武法之后,也会因此耗尽灵气。

而当灵气耗尽的那一刻,一位再强的灵徒、灵师、法师,乃至一位道师,也会如同凡人一般,只能靠着身体的力量,与前方的敌人厮杀,回归了最初的原点。

离火宗上上下下,只有三万九千余人,可是这一次大唐派遣的将士,足足有十万之众,莫说山谷之中,便是四周的群山,都有对方的人占据。更是备足了器械兵戈,显然欲要踏破离火宗。

如此大的阵势,便是炼炎也暗暗咽下口水,紧张的看着站在战车上,那位身着银甲银盔的将军。

只见此人身后的战车,高悬一杆镶金大旗,上面笔走龙蛇勾勒出,大大的唐王二字,只怕此人便是那位唐王李世民了,而根据宗门的情报所知,便是身为掌门人的炼炎,也不敢小视此人分毫。

“唐王,此次乃是对离火宗用兵,唐王乃万金之躯,切莫因此暴露在敌人之下,怕是对方狡诈,难免不会派人刺杀于您,还请唐王在后账下令,便可。”

“王叔,我知晓了,不过这鬲山四周,不利我等作战,不知王叔,可有什么好办法?”

此人正是唐王李世民,而身边这位中年人,正是蜀王李湛。经历驭兽宗之事,李渊似乎才想起来,这位族中的弟弟,还未曾许他封号,故此思索一番之后,这才为他取了蜀王之号。

如此一来,蜀地就此归他所管,当然他也要忠心与李渊才行,若不然便是拥有王号,一旦有了不臣之心,只怕也会被李渊下令诛杀。

“唐王,这离火宗有两大本事,一是驭火之术,二是炼丹之法,眼下,哎,不好战啊。”

李湛脸上带着一丝为难,看似在为此战头疼,也只有李世民知道,对方这是有话要说,唯恐被他人知晓。

“王叔,何必长他人志气,灭咱们的威风,我等大唐将士,各个都是天兵天将,难道他们还比吾等更强?”

虽然明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是李世民依然高喝斥责,如此之言,顿时令全军上下的将士,纷纷眼中露出一道金光,冷冷的看着鬲山的方向,只怕李世民一声令下,这些人绝对悍不畏死,争抢第一个冲上山头。

“是,我鲁莽,请唐王莫怪。”

“嗯,不知者不怪,王叔此言也是有些道理,今日行军也是累了,诸位将领各司其职,在鬲山四周驻军,要小心堤防敌人偷袭之举,切记备好防火之术。若不然被人家,偷袭用火之计,哪一部出了事情,提头来见。”

“喏,唐王。”

众人轰然应喏,便是地表都被震了一震,刚刚起身的魏央,也被这声动静吓了一跳。可见这十万大军之音,是多么的洪亮整齐了。

李湛扫了一眼,这支威武之师,心中不仅暗自点头,都说唐王善于治军。眼下来看,这练兵之法,也是常人无法相比。若不然每每皆是常胜,看来取得如此战果,也是不无道理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