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里安的赌博行为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他记得他在修炼的时候,天地元气是被莫比乌斯三环矩阵吸引之后是不和自发生接触的,而是直接被一个类似漏斗的漩涡给吸引进了精神海,艾德里安现在这样做,而不是直接钻进造化鼎里面,倒也不是自信自己的精神海能够抵御住这种灰雾的侵袭,只是想到一件事。

他想起来,自己那个老乡神明大人在给自己神眷的时候,以及自己在圣灵祖先焚风温德福莱的圣灵之地的时候,自己无论是得到了法则碎片还是神眷之力,其实都没有和自己的精神海发生接触,而是直接被造化鼎吸收了。

或者说是被能量井吸收了,既然眼前的这种灰雾以及提伯斯号无法被魔法和奥术以及武技伤害,但却又有被至高精灵伤害的记录,那么艾德里安大胆地推测,提伯斯号可能不是由基础物质构成的,而是一种比秩序之力这种上位力量高级,却又比至高精灵使用的力量低级的一种能量构成的,虽然艾德里安不知道至高精灵使用的能量是什么,但总不会比神力高级。

于是艾德里安在灰雾触手来袭的时候果断开启了修炼状态,通过驱使莫比乌斯三环矩阵运转构建出了一条可能存在的联通自己的精神海和外界的通道,希望通过以打开精神海的方式将这种灰雾吸收进造化鼎或者说能量井以内。

如果不行的话,自己大可以瞬间进入造化鼎之内,提伯斯号总不可能跟着自己进入到造化鼎内部的吧,如果真是那样,倒是省了自己的事了,真有本事跟进去,那就不必再出来了。

然而,战术制定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艾德里安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他的莫比乌斯三环矩阵构建出来的那个看不见的漩涡一直以来吸引的都是无主的天地元气,从来没有吸引过别的力量,他得到的三种更高级别的上位力量当中,秩序之力是天生的,而后来的神眷之力和法则碎片则都是主动入体的,也根本就没有伤害艾德里安的意图,这点很重要。

于是艾德里安在灰雾之下跪了,那些组成灰雾触手的灰雾根本就不受艾德里安的漩涡的吸引,就像磁铁吸引不了雾霾一样,灰雾无视了艾德里安的漩涡,几乎在接触的瞬间就将艾德里安和小艇以及几条黄铜剑鱼一起包裹进去。

黄铜剑鱼瞬间被撕扯分解成了血雾,艾德里安也只是凭借秩序之力微弱地抵抗了瞬间之后就闪钻进了造化鼎内部,只有小艇因为是死物而留在了原地,灰雾很快吞噬了几条黄铜剑鱼被撕扯分解之后的血雾,然后在原地搜寻了一番艾德里安的影之后又不死心地扩大了搜索范围,在最什么也找不到之后,只能离去。

这些灰雾回归了提伯斯号重新变成了船帆,提伯斯号则停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

而此时的艾德里安在钻进了造化鼎之后,立刻脱掉了自己的上的猎装,他的猎装已经被灰雾腐蚀的残破不堪了,而几乎就是瞬间的接触,艾德里安的秩序之力居然也已经所剩不多,甚至就连莫比乌斯三环举证也处在萎靡的状态,没有了原本的灵动一副消耗过度的样子。

艾德里安位他的大意付出了代价,这次的战术他制定的有些想当然了,而代价就是莫比乌斯三环的萎靡以及一猎装,但是艾德里安也不是没有收获,首先,他确定了一点,提伯斯号的灰雾确实拿造化鼎没有办法,其次第二点,就是秩序之力是可以抵御灰雾的,虽然只是抵御了几乎一瞬间的时间,但总算也是坚持到了艾德里安闪念将自己送进了造化鼎内部。

虽然几乎消耗一空,但起码是赢得了逃命的时间,也就是说,在艾德里安进出造化鼎没有限制的况下,艾德里安只要秩序之力充足,就几乎不可能被灰雾杀死,当然,这个几乎不可能也是极其危险的,真真是刀尖上跳舞,一个不注意,就是化血雾死道消的结果。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自己在造化鼎里面,可以恢复秩序之力吗?就算可以的话,那不会是要等到明天自主回复吧,毕竟上位精灵的秩序之力似乎都是自主缓慢恢复的,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自主加速秩序之力的恢复,就算运转莫比乌斯环也只是能够锻炼秩序之力的强度罢了,那是在积累魔力,并不能增加秩序之力的总量。

也就是说,自己用造化鼎一劳永逸地解决提伯斯号的办法,一天只能实验一次?那样的话,会不会饿死,作为永远不可能落单的领主来说,艾德里安可没有在空间手环里面储备食物的习惯啊,难道这次真的要把自己玩死了?

以前遇到危机的话,还有亚拉冈德甚至布拉姆来救自己,但这一次,艾德里安希望他们不要来,来了也是送菜,他们可没有造化鼎,在提伯斯号的面前,基本就是一个照面被秒杀地渣渣都不剩的份。

艾德里安现在根本不敢出去,当然也就没有办法通知他们不要来,只是希望一直在海滩上等着自己的丽丝不要那么快把报送回去吧,不然以亚拉冈德的格,说不定真就会来救艾德里安,嗯,只有亚拉冈德,布拉姆只能算是酒朋友,虽然救过自己,但也得到了足够的好处,应该不会为了自己以犯险的。

艾德里安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秩序之力不恢复,自己绝不敢出去,但秩序之力却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出不去就没办法把不要来救自己的信息送出去,信息送不出去就可能会造成亚拉冈德的送死,艾德里安陷入了苦恼之中。

或者艾德里安似乎也还可以将卡兰提克甲虫扔出去,但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他现在没有秩序之力,出不去,等到了能把卡兰提克甲虫扔出去给提伯斯号的时候,估计来不及了。

他抓了抓头发,苦恼地坐到了地上,他有些后悔了,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真的让他有些飘飘然,一直以来,他后有亚拉冈德,有家族,甚至还有一位神明大人,他们是艾德里安的靠山,是他的退路,所以他做事多少有些无所顾忌的意味在里面,似乎根本不用考虑后果。

潮汐多莱尼家族,说骂也就骂了,说打脸就必须打脸,白比犹宾这样传奇顶峰的上位精灵大贵族也是说玩死就被艾德里安借势给玩死了,甚至连一贯在上位精灵大贵族面前趾高气扬的大奥术师安纳金也被艾德里安怼到赔款道歉的地步,这一切都是源于艾德里安在这个世界面前的骄傲,源于他有足够强大的靠山敢掀桌子的底气,但是现在这个底气没有了,那位老乡神明大人甚至已经说了“蝼蚁棋子”这样的话,艾德里安就算还能求他也不愿意了。

可是现在不去求老乡神明大人有能怎么办呢?难道真的等着亚拉冈德来送死?艾德里安自问是做不到的,如果说在艾德里安一直以来超然与世界之外的心态下还有谁是他在乎的的话,那么前三位一定是伊莎贝拉、亚拉冈德和特拉维西,可能是血脉之间的互相召唤,反正接触甚少的特拉维西也是排在薇琪前面的。

艾德里安用了很大的努力才终于说服了自己,他轻声呼唤道:“老乡,老乡神明大人,救命,再不来真的要出事了……”

艾德里安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沮丧,他终于还是低头了,打碎了内心的骄傲,低头了,如果现在有人能看见现在的艾德里安样子的话,就能看出来,他整个人以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英姿勃发。

“笨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老乡,给你系统,是为了你能更好的cāo)纵造化鼎,但是我不记得我说过你只能通过系统来cāo)纵造化鼎的吧,我也没有说过造化鼎是不能离开你的精神海的吧,你这样的笨蛋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老乡神明大人的声音一贯的戏谑,现在又带上了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过他说的对,艾德里安从一开始的忌惮造化鼎而很少使用,到后来慢慢开始经常使用造化鼎,他都是习惯地通过系统使用造化鼎的,似乎从来也没有想过,造化鼎原本就是灵宝,就是能够自主使用的,系统不过是老乡神明大人为了方便他使用而制造出来的,他已经不是他过于依靠系统了,而是根本没有想过,他不必依靠系统。

艾德里安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老乡神明大人则恨铁不成钢的继续骂到:“作为十大先天灵宝之一的造化鼎,谁得到了不是夜祭炼以求如臂使指,你倒好,给你个系统你就满足了,刚刚那种况,你只要御使着造化鼎从你的精神海里面出来,造化鼎自己就能解决那些灰雾甚至那艘破船,你非得冲锋,你脑子都是什么?吃多消化不掉存脑子里了?”

艾德里安又张了张嘴,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乡神明大人也不再骂了,半晌之后,艾德里安才呐呐地说道:“再救我一次吧,我保证以后一定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也不会这样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谦虚点吧,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简单的,我都要在世界意志前面夹着尾巴做神,你比我厉害不成?你再这样下去,还没打穿这个世界就被这个世界打穿了,这也不过是最下层世界之一罢了,别坐井观天了。”

话音刚落,艾德里安就感觉自己被一道金光包裹了起来,眼前一阵变幻,出现在了造化鼎之外,头顶上造化鼎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显露出了主体,定在艾德里安头顶不停旋转,放出一道光幕将艾德里安笼罩住,挡住了因为艾德里安的重新出现而蜂拥而来的灰雾。

然后造化鼎的鼎盖自动打开,就像抽油烟机一样,将灰雾不断的吸进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终艾德里安差点害死自己父亲的死局就被老乡神明大人cāo)纵着造化鼎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解决了,甚至连提伯斯号的主体都没有多少抵抗能力,被造化鼎直接吸走了。

“灰雾给你,破船给我,这本来是你的机遇,但是你自己不争气,那就便宜我吧,还有,既然这艘破船都不再了,那么你拿着这只甲虫也就没有用了,我也一并带走了,放心,只是这只甲虫,另外那个珍珠以及珍珠里面的先天水妖留给你,对了,既然各方势力以及你自己都默认了你是我的神眷者的这个份,那我觉得我有必要培养培养你,你给我分析分析这只甲虫和这艘破船是怎么回事,你只有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要听到你的答案,你现在实在太丢人了。”

神明大人一阵噼里啪啦,让艾德里安根本找不到一点反驳或者留下卡兰提克甲虫的机会,不过想想也对,灰雾和提伯斯号都是老乡神明大人的战利品,拿走提伯斯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而作为和提伯斯配的这只卡兰提克甲虫在提伯斯号被收走的况下,似乎也确实失去了价值,总不能拿着这只卡兰提克甲虫到老乡神明大人手里去打开秘境吧。

于是艾德里安只能故作大方地说道:“当然,您拿走吧老乡,反正在我手里也没有用。”

“别这么垂头散气的,看着就生气,今天只是为了告诉你,别太自大,也别太骄傲,要有敬畏之心,不然下次不是求我,而是对敌人跪着乞活了,但是也不是要打断你的脊椎骨,让你从此消沉下去,虽然我说你是我的棋子,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我布局谋求的事却是对你也有好处的,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是什么好处,但我保证是双赢的局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老乡神明大人的话说完,造化鼎收回了所有的金光,然后旋转着冲向了艾德里安的眉心,进入了他的精神海之内。

忽然,造化鼎的鼎盖跳动了一下,一股浓郁的不知名的力量从里面冲了出来,莫比乌斯三环矩阵如同恶犬一样扑了上去,将这一股不知名的能量吞噬一空,然后自以眼可见的速度壮大了一圈。

艾德里安目瞪口呆:“这特喵是自己吃撑了然后打了个嗝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