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二柱一直盯着易桂花的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说:“嘿,易桂花,你也不喜欢郭小萍是不是?”

易桂花一愣,真不知曹二柱现在怎么啦。

的确,易桂花是曾经对郭小萍是羡慕嫉妒恨过,还有意让刁拉爻追求她,目的是想让她跟曹二柱闹掰,形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自己充当那个渔翁。后来,自己跟刁拉爻粘糊上了,可刁拉爻喜欢郭小萍,不用说,郭小萍又是自己真正拿下刁拉爻的绊脚石,不喜欢她是肯定的。

可曹二柱把前天夜里绑架郭小萍的事情跟自己不喜欢郭小萍串到了一起,那就难于理解了,难道说他怀疑前天夜里的事是我做的么?

哎呀,曹二柱真高瞧我了!

想到这里,易桂花笑了起来。

曹二柱看易桂花傻笑,他有点糊涂了,结巴地说:“你……你笑什么?”

易桂花伸手打一下曹二柱说:“我弄明白了,你怀疑前天夜里绑架郭小萍的那事儿是我的杰作,你说是不是?”

曹二柱眨着眼睛说:“现在找不着凶手,我对谁都怀疑。”四处看了看,小声说,“说了也许你不信,我连我家里的那个孙明芝都怀疑。”

易桂花越发想笑了,她说:“幸亏你没有当民警,不然破不了一个案子。”

曹二柱想了想说:“我不是怀疑你,我怀疑跟你有关的人。”

易桂花心里一惊,以为曹二柱说的是刁拉爻,他们两人现在的确有关。可她认真一想,曹二柱应该不会知道自己跟刁拉爻的关系。

她歪着头说:“谁跟我有关?我已经跟吕明义离婚了,孩子也被疯狗咬死了,除了我爸妈,就我一个人了。”想了想,笑着问,“难道你怀疑那事儿是我爸妈干的?”

曹二柱摆了摆手说:“就是怀疑我爸妈,也不会怀疑到你爸妈头上。你忘了,我是他们的干儿子哩!”

易桂花摇了摇头说:“要是这么说,真没有哪个跟我有关系了。”

曹二柱看了看门外说:“我昨天跟我们的几个干部到几个工地上看了看,在大酒店工地上,我看到你前夫了,他穿着保安制服,看到我,相互对视了一下,他立即躲开了。”

易桂花眨着眼睛说:“你怀疑是吕明义干的?”

曹二柱没有回答易桂花的话,他说:“我听郭小萍说,弄她到曹客店乡的人是三个,说话的口音是我们本地的,但不像是我们曹客店乡里的人……可我们工地上的民工要么是我们梨花冲村里的本地人,要么就是外地人。我们村里人,大部分人郭小萍都能听出个子丑寅卯来,可她前天夜里听到三个人说话,是本地人,可她感到很陌生,从来没有接触过。”

易桂花看了一下曹二柱的眼睛,立即又看到别处,她说:“照你这么说,梨花冲以外的本地人,都是你的怀疑对象。”

曹二柱摆了摆手说:“不是,我只是怀疑在我们梨花冲打工的,郭小萍感到陌生的本地人。”想了想又说,“很有可能他们只是执行者,说不定还有幕后指使者。”

易桂花盯着曹二柱的眼睛不离开,她说:“绕了一个大圈子,最后还是怀疑到我头上来了。嘻嘻,二柱,你真好笑!”

曹二柱也笑了,他说:“是不是你,我又不追究你的责任!”笑笑又说,“你要是真能把郭小萍从我身边赶走,我就跟你过日子!”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说,易桂花也许还很感动,可现在今非昔比了,她已经跟刁拉爻好上了,到了夜晚,那就夫妻一样了。

易桂花笑着说:“二柱,你好自信呀!”

曹二柱收住笑,吃惊地问:“你不愿意跟我过日子么?我们以前在一起,你那样对我,难道是假的?”

易桂花笑着说:“嘻,当时不是假的,可我现在想法变了。”

曹二柱皱着眉头说:“你现在心有所属了?看不起我了,是吧?”

易桂花当然不会把跟刁拉爻在一起的暴露出来呀,她笑着扯谎说:“我现在对家庭婚姻爱情都不感兴趣了,只把电视剧当成了我的情侣和爱人,想跟电视剧过一辈子。”看了看曹二柱,她走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有事情不?要是没有了,那我上去赶剧本去。上面催得急,我不能再跟你耽搁时间了。”

曹二柱仰起头看着易桂花,他说:“易桂花,我以后要仰视你了。对了,你给我一百本《我是后妈的女儿》,每本都签上你的大名。我好放到家里,等着以后增值。”

易桂花认真地说:“二柱,绑架你老婆郭小萍的事,我真没兴趣。我跟郭小萍前世无怨,后世无仇,我才没心思绑架她哩!再说,我前夫吕明义,我话都不想跟他说,更不会让他帮我做事情了。”捧起那个小盒子,“好,我得上去赶写剧本去了,不能奉陪你了。”

曹二柱坐在那儿摆了摆手,示意易桂花快上去。

易桂花捧上那个小盒子上了二楼,刁拉爻看到了,笑着说:“那个家伙送给你什么宝贝东西呀?”

易桂花放到刁拉爻的电脑桌子上,笑着说:“古董,很值钱的。”

刁拉爻打开了那个木凳子看到了那个“夜不哭”,笑着说:“哎呀,有不少铜钱哩!”拿出一枚看了看,“大顺通宝,这是张献忠大西王朝的钱币。”

易桂花笑着说:“刁老师,你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么?”

刁拉爻看了看那铜钱,皱着上眉头说:“这铜钱肯定经常有人把玩,像是盘过,你看,这每个铜钱都有一层包浆,是油光油光锃亮的。嘿嘿,我知道了,这是人们拿来玩的玩具。”

易桂花低着头小声说:“这是时代的产物。是古代没有丈夫的妇女用来排除内心的空虚的。到了夜里,女人想丈夫了,夜长难熬了,就把这些铜钱撒到地上,在黑夜里把这些铜钱一个一个的找到,然后串到这铜柱子上。唉,你看了那个铜柱的形状么?”

刁拉爻定眼看了看那铜柱,情不自禁地夹了夹腿,忍不住笑了。

易桂花摇着头说:“你看古代的女人可怜不?唉,想想我自己,感到真幸运!”

刁拉爻看着那个“夜不哭”他突然大声说:“易桂花,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编写在我们的剧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