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易的脸都黑了。

什么鬼?

哪个货在唱歌?!

不止是顾易,所有东都军校的导师,甚至连四名校长的目光都被这魔性的歌声所吸引,一齐向着场中看了过去。

高能感受着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目光。

他很慌……

这次好像真的玩大了。

“这货哪里来的?”一名导师无语。

“跑到新生训导大会上唱歌,这货的思想倒是……相当清奇啊!”另一名导师则是笑了起来。

导师们议论的同时,新生们显然就真的是诧异莫名了。

今年东都军校,来了一位歌唱家?

而且,还特么是唱儿歌的?

拔萝卜……

真有不怕死的人在啊?

学生们的目光都是看向高能,很帅!

但问题是,这唱歌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昨天晚上唱了一晚上小跳蛙的,就是这个货!”

“是他?!”

“卧糟,我说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这货昨天唱了一晚上的小跳蛙,今天居然跑到训练场上来唱拔萝卜了!!!”

“牛逼啊,这货真的不会被打死?”

学生们都是又愤怒又震惊,甚至都有点目瞪口呆。

这作死操作,简直满分。

而四名校长的脸色也多少有点黑,好好的新生训导大会,结果他们还没有开始训,就被一个歌唱家给抢了镜?

“放肆!还不闭嘴!”顾易在懵了十几秒后,终于开口喝道。

“拔萝卜,拔萝卜,嘿哟嘿哟,拔萝卜……小花猫,快快来,快来帮我们拔萝卜……”高能看着顾易继续唱。

闭嘴?

闭嘴之后,要重唱的!

他才不闭!

“王副校长,听说今天招生是你在负责?”一个脸上有着一道疤痕的老头,将目光转向身边一侧的一个中年男子。

战争学院院长兼副校长,邓启星!

东都军校第二号人物。

“每年招生任务这么重,鬼知道怎么给混了进来!”王学礼咬了咬牙,他是招生的主要负责人,可他还管着一个制造学院啊?

真正实施的,还是后勤部在负责。

说得不客气点……

现在在台上的顾易才是真正做事情的人。

“是哪个不长眼的把这货给招进来的?名字呢?”顾易此刻的脸已经黑得滴水,他一个后勤学院的院长,都制不住这货了?

居然还在唱!

“这位是特招生……”远处戴着眼镜的女老师,悠悠的回了一句,她记得昨天晚上接待高能和方糖糖的时候很正常啊?

完全看不出有神经病的迹象。

怎么一晚上过去,就神经了?

“特招生?!”

所有副校长和导师听到这里,都是一愣。

而原本还正襟危坐在最上方,准备听听汇报的一个白发老头,脸色却一下就变了。

东都军校的特招生每年只有两个名额。

要查……

很容易。

而今年就更容易了,因为,他宋天云就在校长大会上亲自拿下了一个特招名额,还是当着所有副校长的面拿的。

感受着周围一道道目光,宋天云现在的心情也是相当的复杂,如果不出意外,这货应该就是他招进来的。

“咳咳……我好像记得,他姓高?”宋天云咳了一声,终于开口。

“是的,他叫高能,遗忘之地的学生,昨天晚上才过来报道的。”戴眼镜的女老师立即回道。

“高能同学还是很有个性的嘛……嗯,挺刺头的。”宋天云幽幽的看了四周一眼,后面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

他不要面子哒?!

不过,他说不出口,却有人能说出来。

“是挺刺头的,每年新生训导大会上不都会冒出几个刺头嘛?刺头好啊……我其实还挺喜欢这种刺头的,要是不刺头,我战争学院还不收呢,可以理解,哈哈,可以理解!”说话的是一名光头中年人。

桂子安,战争学院的副院长,校长宋天云坚定的拥护者。

“刺头我倒是见过不少,但以这种方式冒刺儿的,倒是真的少见!这货似乎不止是想抢新生们的风头吧?我看他是想连我们导师的风头都一起抢了!”另一名导师站了出来,他是制造学院的副院长。

王启星的拥护者。

“新生训导大会唱歌,我东都军校建校几十年了,从未见过!”顾易作为后勤学院的院长,这次大会的主持人,脸色已经是相当的不好看。

好你个刺头!

居然还抢我的风光?

弄不死你!

“顾院长说的有道理……我们东都军校几十年的荣誉,不能真毁在这货手里吧?真要是一个新生都治不了,传出去该让人看笑话了。”王启星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宋天云。

宋天云没说话。

仰头望天。

他记得没错的话,这货是沈凝儿给介绍进来的,当时沈凝儿还昧着良心说,他宋天云要欠沈凝儿一个人情?

“既然宋校长没意见,那我就全权处理了?”王启星站了起来。

“王副校长的意见是?”顾易问道。

“人是宋校长招进来的,开除未免有些过了,但捋捋身上的刺还是可以的,导师就不用出手了,其它的顾院长看着办吧?”王启星开口道。

宋天云继续望天。

只要不开除,这个人情便等于给到位了。

至于会不会被打死……

那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毕竟,东都军校每年死点人都是常态,哪个军校还不死上几个学生?反正,又不是导师出手打死的。

顾易看到这里,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宋天云不说话,那就说明,只要他们导师不以大欺小,那这货死也就死了。

“你们都看什么!真想听歌?那就在这里好好听!如果不想听,那就让这小子把嘴巴闭上!”顾易开口了。

“哗!”

新生们瞬间会意。

这就是开始干了吗?

作为东都军校的新生,他们都大概知道一些军校的规距,所谓的新生训导大会,其实便是他们最好的表现时机。

“先弄死这个货!”

“他不是喜欢拔萝卜吗?我就把他的牙给拔了!”

“都别跟我抢,这个刺头我挑了!”一名脸色乌黑的青年说完,便已经冲了出来,一拳就朝着高能的脸上怼。

“嘭!”

一声闷响。

乌黑青年就飞了起来。

而高能则是依旧面不改色的唱着歌。

什么鬼?

真以为我天才高能是随便捏的软柿子了?连能源力量都不用,就跑过来打脸,不知道我是四次人体极限突破吗?!

“这货的爆发力不错啊!”

“速度也挺快,单论体能,应该至少有三次人体极限突破了!”

“宋校长还是很有眼光的嘛。”

导师们自然是看到了高能刚才出手的一拳,这让他们的目光多少有点变了,虽然,这货歌唱得不咋样,但实力其实还凑合。

宋天云望天的目光在这一刻也渐渐的收了回来。

因为,他其实看得更清楚,高能刚才的那一拳并没有用出全力,手臂的肌肉都还没有完全膨胀。

难道是四次人体极限?

没可能吧。

遗忘之地能有四次人体极限突破的人?

宋天云摇了摇头,没说话。

看看再说。

而训练场上,原本还准备抢先的新生们却都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出一步,一个个的目光都有了一些变化。

这货的实力,不弱!

“我来试试!”一个方脸的青年站了出来。

“是淮南省区的‘武云哲’,我认识他,虽然只是二次人体极限突破,但是,他已经是一阶后期的能源战士了!”

“干他!”

“打死这货!”

新生们高呼。

而武云哲也没跟高能讲什么客气,因为,高能依旧在那里唱着他的拔萝卜,真的没给他一点脸面。

“我的爆发力已经达到1300点,我不信你能把我打飞!”武云哲大喊一声,然后,一拳就怼了过去。

然后……

他就又飞了。

“……”

学生们沉默。

而方糖糖则在这时“噗嗤”一声笑了。

“哈哈哈……你们就不会一起上吗?非得要一个一个送,葫芦娃救爷爷啊!”方糖糖笑得极为大声。

“……”

学生们的脸更黑了。

高能的脸同样有点黑,他巴不得这些家伙一个一个来,只要拖过一个小时,他就完成任务了。

可方糖糖这只小萝莉……

明显不太省心啊!

居然是个不嫌事大的主?

说好的同住一起,并肩而立的战友呢?昨天不是还招我进什么死神战队吗?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帮他拉仇恨。

有机会,一定把她按地上……

算了,未成年!

正想着,周围的新生们就已经群情激奋了起来。

“我们三个一起上!”

“今天不揍得他满地找牙,我就不信何!”

“干了!”

三个新生一拥而上。

高能一拳打飞一个,再一脚又踹飞一个。

最后一个愣愣的站在他的面前。

高能也没有太客气,我特么这么羞耻的事情都做了,你们还敢人多欺负人少?要羞耻就一起羞耻!

“嘶拉!”一声。

一条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场面,瞬间就走向了失控的局面!

“卧糟,这货脱了陈小云的裤子!”

“好白的屁股啊!”

“……”

新生们一边大叫,一边准备拍照。

“啊!!!”陈小云仰天发出一声悲嚎,同时,一颗高维胶囊也被他捏爆,银白色的液体飞速的涌出,瞬间就包裹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就要真刀真枪的开始了吗?”顾易看着这一幕,嘴角淡笑。

“这货有点真水平啊!一对三倾刻间就解决了?而且,还作得一手好死,他如果不脱陈小云的裤子,估计场面暂时还到不了这个程度吧?”制造学院的副院长,这时也是赞同的发出一声感叹。

(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