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间里的气氛徒然凝固。

在这个小团体所有人的印象中,郑杰是第一次当着他们的面表现愤怒。

往常的时候,郑杰从来都是一副司马脸。

不苟言笑的样子。

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大佬。

似乎只有这样的表情,才能维持他的大佬级格局。

这种愤怒状态的郑杰,是这个小团体里面所有富二代们都有点发憷面对的。

正因为他们形成了小团体。

他们才更清晰的知道,郑杰的身份,在宁波,在更大的范围内代表的是什么。

“去查,天远的套现股份和资金规模!”

郑杰的声音低沉阴冷,每个字都仿佛透着一股寒意。

让所有在座的富二代们,心中没来由的一紧。

“好的,郑总,我现在安排。”小帆立马接过话头。

说完连忙走到一角赶紧打电话。

一点都不带耽误的。

这个时候,要的至少是表面上的绝对执行。

否则后果会更加严重。

郑杰抬头扫了一圈室内:“你们,也都下去安排,发动所有的力量,我要天远从今天开始彻底灭亡!”

“别怪我没提醒,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人,真要敢消极怠工的,有我郑杰在的一天,别想好!”

“能用上的所有手段,都给我用上!”

“我不希望再听到任何负面的消息。”

郑杰很生气,特别的愤怒。

这种生气等于:

辛辛苦苦的,从一开始选了树苗,种下去,浇水、除草除虫、施肥,呵护开花,去除劣质果子……

等等等等事情都忙活完以后。

一转身,一眨眼的功夫,那颗最甜的果子被人摘走了。

不!

还不仅仅是这样,还得加上辛辛苦苦追了十来年的对象长大后,自己踏马脑瘫送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还是自己主动给送上门的那种!

何止是心态崩了。

整个人都崩了。

所以,浑身上下的怒火根本就压抑不住。

等郑杰绷着脸说完后,屋内的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是,郑总,我们这就去办!”

“我马上给家里打电话……”

“我这就去联系小连……”

“我马上去……”

富二代团体里的十多个人呼啦一下子走了个干净。

这次的事情不比往常,确实是已经被人骑到头上拉屎拉尿了,这要是没点反应,根本都混不下去了!

郑杰的怒火需要个发泄的渠道。

所以他也离开了这间会所。

他需要把自己能够想到的办法都安排下去!

在郑杰得到消息迅速反应之后,这个富二代团体展现出了令人心惊的能量。

圈内圈外都有人被惊动。

“老黄吗,今天上午的事情有听说?”

“什么事情??”

“天远金融跟浑天对上了,狗脑子都打出来了,你不知道?”

“没太注意,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你儿子求到了我头上,希望我能在能力范围内帮帮忙。”

“……”

“……”

类似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很多人之间。

人脉两个字看起来很简单。

但具象的是,一个个人组成的。

所以,当郑杰希望动用所有力量的时候,消息自然而然的会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扩散。

相较而言,金融圈内的关注力度会更大一些。

“什么情况,怎么忽然仿佛全世界都知道了天远金融今天大爆发的事情了?”

“别问了,那位郑总发话了,说要动用全部的人脉,要以最快的速度看到天远倒下。”

“不挣钱了?”

“还挣狗篮子钱,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了,现在这种情况,考虑的都不是经济利益了。”

“不过如果天远破产,利益是可想而知的。”

“主要是谁都没想到,天远这一手会玩得这么溜。”

“我听说直到现在,那位郑总还不知道天远到底从金财猫套现了多少股份,换了多少资金,正在让人拼命查呢!”

“这消息天远隐藏得很深,我也没查到相关的消息。”

“我们也就只能在一旁看戏了,越闹越大,怕是最后会惊动很多人的。”

“……”

“……”

“到现在这地步,事情已经完全不是我们可以参与进去的,天远背后肯定隐藏了很多的东西,敢跟那位郑总直接叫板,不可能没什么底气的。”

“现在不是参与不参与的问题,而是天远想要做什么。”

“完成绝对的私有化?站在现在回过头去看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给我的感觉是天远故意的。”

“所以那位新CEO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好说啊,或许,那位郑总的谋划,是被完全的利用,天远原本要完成绝对的私有化,需要很大的整合力度,可现在效率高得吓人。”

“我听说就在昨天,在老陈的马场里,那位郑总把一匹良马的马蹄给打断了。”

“难怪今天的场面这么大。”

“天远的那位新CEO真不是吃素的。”

“……”

因为郑杰的愤怒,宁波这个地方,排面稍微高一点的企业主,富豪,都被牵扯了进来。

不过尚未去波及到另一个圈子。

…………

…………

天远金融,CEO办公室。

临近中午下班前,李伟鑫敲门走了进去。

“宁总,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完成了。”

李伟鑫笑着汇报道。

“按照您的要求,我们公司已经彻底没有了外部干涉渠道。”

“包括债务融资业务。”

“包括小额证券托管业务。”

“……”

“我跟几位副总简单的讨论了一下,根据目前的形式,以及对行业的发展评估,还有未来的发展趋势。”

“从大方向上,我们一致认为宁总您定下的轻装上阵策略是合适的。”

“天远金融原先的业务范围杂乱,甚至可以说是没什么秩序,抗风险能力不是很强……”

说到这里,李伟鑫顿了顿,见宁晏没什么表示,便接着说了下去。

“以目前公司的业务发展情况,我们酌情讨论过,债务融资不再单列为一个业务方向,直接合并在实业投资大事业部。”

“这部分的业务,将以一种简单轻快的方式发展。”

“……”

“……”

“经过整合后,我们公司只需要三大事业部即可涵盖所有主营业务。”

“首先是实业投资事业部,包含整合后的债务融资,包含实业投资……”

“第二个事业部是资本投资事业部。”

“……”

“……”

不得不说,天远金融的高管们,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几乎将所有事情都给梳理完成了。

包括宁晏希望的精简业务模式,集中发展金融业务。

包括宁晏暂时不考虑的小额群体业务模式。

一样一样,都被整合好了。

宁晏嗯了声:“不错。”

“这个事情在酝酿一周,到下周一的例会上再最终确定,涉及到一部分的人事变动,得集思广益……”

一听这话,李伟鑫心里大松一口气。

他还真怕宁晏不管不顾,直接就执行下去了。

这样中间没有半点的酝酿时间的话,真的会造成很大的人心浮躁。

上周本来就有这样的迹象了,要不是宁晏来了一出三日团建的操作,一直积累下来,肯定会有所反应的。

尽管今天的消息传出去后,天远的状态空前大好,但那也是根基不稳。

至少在事情没有彻底结束之前,不适宜大动干戈。

延缓到下周一,结果是肯定会出来的。

不是李伟鑫有这样的信心,而是李伟鑫听到了关于郑杰行动的消息。

尤其是之前的飞速发展,李伟鑫不认为在现在这样的状态下,还会拖拖拉拉的。

一周的时间,早就足够有结果了。

说不定今天就会有大致的结果。

毕竟……

李伟鑫对天远的状态是了如指掌的。

“从金财猫上变现了多少股份?换来的资金是多少?”

宁晏想了想,问道。

这个事情,也是交给了李伟鑫处理,所以他也不清楚具体的结果。

闻言,李伟鑫连忙道:“我正要汇报。”

“经过几轮融资后,我们原本持有80%的股份降到了60%,这次是预备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各方资本都希望能够谋划最大的利益。”

“……”

“最终根据相应的协商后,我们保留了40%的股份,减持的20%股份,换成了3亿人民币。”

“多方机构非常看好金财猫的上市进程,保守估值已经到了15亿。”

“……”

其实李伟鑫想说,如果不是为了反击,这个时间点,天远是不应该减持这么大批量的股份的。

因为可以预见的是,利益的大批量损失。

毕竟,金财猫的底子真的很好。

当时郑杰定下所谓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多少有点脑瘫。

当然郑杰认为自己有着绝对的把控力。

一点都不带怂的。

而且当时天远的重要高管也是他的人。

只是谁都没想到,宁晏的选择会这么的坚决而直接简单粗暴。

宁晏略作沉吟,道:“让财务整理一下公司的财务报表,今天下班之前提交给我。”

李伟鑫点点头:“好的,宁总。”

“……”

“适当的时候,让消息传播出去,可以稍微夸张一些,我相信那些已经成为金财猫股东的资本也很乐意在这个时候有利好消息。”

宁晏又说。

李伟鑫再次点头,离开了CEO办公室。

李伟鑫走后,颜芷道:“今天要把事情搞完了?”

“郑杰那边现在是不管不顾了,据说宁波的富豪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惊动了,要全面针对天远。”

宁晏就笑:“你觉得商人最看重什么?”

“利益?”

颜芷下意识的回答道。

宁晏做了个手势:“所以有什么用呢?这些富豪哪那么容易参与进来。”

“我想,有些人也想看看,郑杰到底能不能有额外的力量帮忙。”

“大家的选择大多会是旁观的。”

“我懂了,因为你的出现。”颜芷一下子就弄明白了这些。

宁晏的忽然出现,绝对不是悄无声息的。

要不然上周不会那么多凑巧的事情发生。

再之后,宁晏表现出来的能量,也不是原先的天远能拥有的。

所以很多人都对宁晏产生了好奇。

但偏偏又不够知道宁晏的身份,所以作壁上观是最佳选择。

宁晏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再次吃完颜芷安排的午餐后,宁晏终于忍不住点评了一句。

“宁波的餐点不是很好吃。”

“才一周多就有点腻了。”

“……”

颜芷:“……”

她一把就捂住了脸,没吱声……

‘我除了不会做饭,连点餐都不会?’

…………

…………

中午稍晚些时候,所有的公共消息都汇总到了郑杰这里。

“6亿!”

“金财猫已经在酝酿上市?!”

郑杰每说一句话,房间内的温度仿佛就降低了一度。

大好的艳阳天,偏偏让在座的所有富二代都感觉到了秋天的味道。

“其它方面呢?”

郑杰又问。

小帆赶紧汇报道:“其它方面没什么事情,不过听说天远金融准备调整组织架构,好像是要针对期货市场出手了。”

“……”

郑杰摆摆手:“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在协调中……”

“有些人不愿意现在参与进来,他们认为天远金融现在的资金流太充足了,要花费的代价太大。”

“……”

“嘭!”

又是一个茶杯被砸了。

郑杰冷冷的道:“由不得他们!”

“……”

也是在这个时候,在上周才被郑杰以小连资本的名义拉过去的个人资本们跟小连资本的数位高管坐在了一块吃午饭。

酒过三巡后,有人当先开口。

“李总,不知道今天的消息你们有没有听说?”

“……”

被叫做李总的是一个小连资本的董事长,年过四十,没有秃头,一副年富力强的模样。

听到大家提出来的疑惑,李总笑呵呵的道。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能没听说。”

于是有人就说了下去。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就是听说天远金融啊,投资的金财猫初期回报率已经到了百分之一千五。”

“……”

李总打了个哈哈:“这个事情略有耳闻。”

“不过跟我们小连资本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另外,金财猫这家公司的背景有些复杂,我想,在座各位心里都是有数的。”

又有人接过话头:“倒不是有什么关系。”

“金财猫的背景,我们当然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这不影响资本投资的吧。”

“……”

“对对对,是这么个道理,我们手上的资本刚好比较多,也是希望能有一点点用处的。”

“对的,因为金财猫的特殊性,我们已经有所控制了。”

“……”

李总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甚至还是面带笑容,但心里其实已经叫苦不迭了。

跟郑杰的合作,是没办法的办法。

小连资本可不像对外说的那样,排面高。

尤其是进入2019年后,连连亏损,账目惨淡的无法直视。

这个时候,是郑杰帮了李总的忙。

牵线搭桥,让小连资本得到了一笔可以救活公司的巨额贷款,之后的发展才算正常起来的。

当然,世界上是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的。

郑杰也拿走了小连资本的一小点股份。

价格比第一次给天远金融开的稍微高一点,毕竟情况不大一样。

郑杰为首的富二代团体都不简单,也会估算每次投入的力量,和相应的折算价值。

报出来的价格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当然,是存在巨大利益空间的……

见大家的意见都逐渐往某个趋势走去,李总略作沉吟,道。

“金财猫的事情,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一部分的结果,有没有没必要参与,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思考的。”

“……”

“可是李总,如果我们参与的话,现在我们投入的资金就能得到一个飞快的充盈。”

“……”

“当然,投资这种事情,我们不在行,所以,我们比较关心的是,李总曾经给我们的承诺还能不能达到。”

“1500%的初期回报率,确实很罕见,但我们希望得到的年化30%的回报率,我们希望能有个准话。”

“是的,李总,我们的交情在这里摆着,但我们也是要恰饭的。”

“……”

三五几句话的功夫。

李总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

这些个人资本的目的就是来逼宫的。

不管金财猫的背景如何,金财猫的目的始终是要上市的,要上市的话,就得接收各种投资机构的投资。

等于说是,根本就不影响他们这些个人资本的介入。

不管之前的做法是什么,但现在的结果已经表明了,天远金融这笔投资是大挣的。

所以,这些个人资本希望得到一个确切的说法。

或者说,他们希望能得到小连资本的即时回馈。

如果达不到要求的话,他们的损失应该怎么计算?

这些问题,在一瞬间全部浮现在李总的脑海中。

并迅速的思考对策。

“……”

“我……”

正要开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等李总接完电话后,脸色稍微出现了变化。

事情已经不再是局限在个人资本们的逼宫了。

借贷方也来了。

比如那个钱姓胖中年男人。

是的。

在刚开始的时候,他选择了站在小连资本这边,但他前脚刚离开天远金融,后脚转移的合约就获得了持续性的盈利。

而且会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回笼资金。

这一来一回,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是几千万。

他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一来一回的几千万损失,可承受不了。

尤其是当初强制解除合同还有一定的后果。

这就让钱姓中年男人有点忍不了。

一直没等来小连资本的解释,所以他干脆主动找上门来。

“我们当时跟天远签订债务融资合同的时候,有一个保底回报,和一个追加投入的分红回报。”

“保守估计的话,光是到今天为止,我们的损失已经上亿了。”

“所以,我很想知道,小连资本打算怎么处理我们的损失!”

这边,干脆是连一点的掩饰都不加了。

李总当时就哑口无言了。

接着是公司内部的反馈。

原属于天远的小额证券托管用户们,在听到了天远准备大规模介入股市之后,就希望得到小连资本的同等积极回应。

因为他们也是希望能够让自己手上的资产更加升值,才会选择小连。

现在可倒好。

还没怎么呢,可以预见的亏损就已经出现了。

如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自己也什么都没做,大家会没什么想法。

但现在明显是有了行动,所以就会有想法。

如果自己没因为承诺退出的话,我的资产是不是就已经开始盈利了?

浮营利三千万,会不会有我的一部分?

人都是这么想的。

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矛盾的思维中。

这种压力,李总是扛不了,他的肩膀可没那么宽,只能直接跟郑杰联系。

“郑总,事情是这样的……”

李总用尽量简洁的话描述了现在小连资本面对的情况。

那边听电话的郑杰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了起来。

“行,我知道了。”

郑杰道。

说完挂断了电话。

“刚才小连资本的李总打来电话,个人资本、借贷资本、小额证券托管客户,全部都在向小连资本施压。”

“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

“尤其是有些亏损比较大的,情绪还很激动。”

“扬言要来找我!”

郑杰的话语落下后,在座的所有富二代顿时脸色一变。

在这之前的六亿消息,才让郑杰脸色铁青。

现在的‘逼宫’消息,绝对是会火上浇油。

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根本来不及思考,当时就生气了。

“都是这个天远!”

“这事情绝对忍不了,他天远就是故意在这个时候放出各种消息的。”

“我现在就请人去天远捣乱!”

“不让我们好过,他也好过不了!”

“对!”

“真当我们是吃干饭的!”

“……”

郑杰淡淡的道

“我会联系一下几个机构,下午请他们去做过检查。”

“……”

四十五分钟后,天远金融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以抽查的名义对天远金融办公区进行了一次检查。

但从头到尾都很守规则。

宁晏都没被打扰到。

消息很快反馈到了郑杰那里,知道消息后的郑杰在心中叹了口气。

“没什么用。”

“没办法影响到天远金融。”

“我约一下宁晏。”

这一次,郑杰碰了个硬钉子,电话没打进去,转接到颜芷那里的时候,颜芷很平静的说道。

“不好意思,郑总,宁总晚上的时间不工作。”

郑杰气得直接砸掉了手机。

目光从屋内的众人身上一扫,忽然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责难的怜悯。

这让郑杰非常的愤怒。

通过大规模的不正常竞争之后,居然还是有这样的结果。

尤其是团体内部的不言表的质疑。

让郑杰终于做出了决定。

“你们能出多少力出多少力,我晚上回家。”

一听这话,小帆等人脸上出现了愕然的情绪……

======

破碗。

PS:今天只有一更六千多字了。

PS1:大概还有几章,这一段的剧情就完成了。

PS2:所以,还在追书的大佬们,来一波经营方向的建议?

PS4来了……